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下完)

另一边在家做饭的凌远和李熏然还在忙着过家家。厨房的水槽里面放着三个黑胶的塑料袋沾满了整个右边的水槽,里面一条桂鱼,一袋虾,三只蟹。

[你买了那么多?]

[我想我们三个人吃嘛……而且上次你请我吃饭,我也吃了很多……]李熏然越说越小声,因为他突然发现凌远和他之间的距离很近,两个人挤在水槽边肩并肩,一回头近在咫尺。

[蟹你喜欢怎么做?]

[葱姜炒炒……我来帮你洗蟹˜]李熏然自告奋勇打开塑料袋,抓起一只青蟹,拿起水槽边的刷子刷刷刷,一边刷一边得意的跟凌远说[你看我买的蟹大不大!]

陵园回头一看,李熏然和他手上那只大螃蟹一样得意的张牙舞抓,笑得一脸灿烂,看得他心脏一紧,竟移不开眼。

此刻面对凌远的凝视,一阵妖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把一句话吹进了李熏然的脑海中——[想像下你和他上床的样子˜˜˜]

李熏然的脸顿时通红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拿着蟹,吓得一抖,手指尖上马上一阵刺痛传来。

[哎哟!]

[小心!]

[啊嗷!]

 李熏然的手被螃蟹夹了一下顿时疼得嗷嗷大叫,鲜血淋漓,凌远赶紧捧过他的手,急切的说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

一脸着急样子的凌远小心翼翼的把李熏然的手放在水龙头下面冲干净,旁边李熏然看着此刻的凌远忘记了手上的疼痛,心里变得热热的,花田里有一阵暖风吹过,开满的五彩小花迎着风微微荡漾,拨弄着他的心弦。

凌远一抬头,李熏然就闪烁着眼睛底下了头,[家里的创可贴放哪儿了?]

[我房间的洗手间里面有……]

卧室是最私密的地方,此时此刻脸颊微红的李熏然带着凌远走进自己的卧室,早就忘记床上凌乱散落的一大堆内衣裤,还好他反应快,看到的时候就一百八十度转身挡住凌远的视线。

[就在这边!]李熏然一连局促,指指右边。

凌远比他高一点,其实早就看到了,只是眼前这个可爱的小警察让他忍不住抬起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脸。李熏然莫名其妙的脸蛋被捏傻在了那儿,直到凌远走进他的浴室问道[放在哪儿了?]

李熏然红着脸指指侧面墙上的镜子,[这个后面……]

凌远拿了创可贴小心翼翼的给李熏然受伤的手指贴上,[以后要小心点,你看被螃蟹咬一下,那么大个口子……]

[它肯定是听到我说要把他葱姜炒了所以变邪恶了!你要给我报仇!]

凌远笑笑,一口答应[行!等会儿我好好料理它!]

呲啦——呲啦——蟹块下锅爆出的葱姜鲜香味让扒着厨房门框围观的李熏然看得直流口水。

[哇!!!我肚子好饿啊!!!]

[马上就能吃饭了,你看看你的饭煮好了没?开盖子小心蒸汽熏到脸!]

[知道啦……]


酒吧后面的暗巷中,胡乱扯着对方衣服的两个人跌跌撞撞的靠在电线杆上,不顾周围零星行人的注视,饥渴的啃在一起,甚至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刚才的冲撞中咬伤了谁的嘴唇,略带腥甜味的吻更加刺激了两人的肾上腺素。

赵启平拉着谭宗明的皮带迫不及待的打开前面的环扣,在对方讶异的目光下他邪魅一笑,看得谭宗明微微一怔,仿佛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中看到了一个梦中才能遇见的人。

至少对于他们的初次相遇来说,那个夜晚,的确就像是在梦中,梦醒之后赵启平就消失了,这让习惯于运筹帷幄把空一些的谭宗明除了怅然若失之外更挑起了他征服的欲望。这一次,他不会再让眼前这个人消失!

谭宗明望着赵启平的眼神变得深邃,他阻止了赵启平想要脱他衣服的手,而是拖着他来到一辆车前,赵启平定睛一看,是一辆法拉利。

夜店门口向来都是豪车云集的地方,而眼前的这辆无疑把并列在位的其他豪车变成了普通车。谭宗明拖着赵启平的手走到车边的时候,旁边亦围了不少指指点点的男男女女,更有甚者主动上前,不过此时手里好不容易再次牵着赵启平的谭宗明就连说[抱歉,赶时间]的修养都不见了,直接一个眼神逼退了跃跃欲试的人,打开副驾驶塞进赵启平,然后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面对谭宗明这样的架势,赵启平带着三分醉意笑得有点放荡,心里不由的为自己的小屁股担心。于是,车子开出第一个红绿灯停下后,他的手主动摸向谭宗明的双腿间,果不其然,那里又烫又硬,即使在深色西装裤的遮掩下仍然雄赳赳的站在那里,想必刚才一路过来很多人都看到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来自荐枕席。赵启平舔了舔唇,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他抬起眼看到谭宗明的目光,勾起嘴角毫不吝啬的给了一个微笑。

两个人眼神交汇,双目之间擦出的火花和他们下半身正在做的事情成正比。xx因为涨得太大而顶着裤子拉链,谭宗明不由的出声提醒赵启平道[赵医生,小心点,他想你想得快爆炸了,别弄伤他˜]

此话一出,赵启平圆圆的眼睛闪过一丝羞涩,不过很快就被眼尾的诱惑替代了,他的薄唇扬起和眼角一样魅惑的笑容,也提醒谭宗明道[谭总,小心看前面,绿灯了˜]

谭宗明看向前面的瞬间,赵启平俯下身用嘴叼住了他双腿间拉到一半的拉链,然后抬眼,正好对上谭宗明低头的目光,赵启平用略带挑衅的口气说道[专心开你的车!]

一向叱咤风云的谭总被这个小医生这么一吼,顿时咬牙切齿的狂踩油门然后一个故意的缓冲刹车,叼住拉链的小嘴正好拉到了最下面。赵启平知道谭宗明是故意的,恨恨的瞪了上面的人一眼,谭总却扯了一个“无赖”的一字笑,说道[你继续!]

(他们啪啪了八千多字,还拍了sex video……啧啧~可怜隔壁只能吃吃红烧肉来替代……)

可怜的李警官因为听从赵启平的魔咒,“试想着和凌远上床的样子”,就这么一句话,而不小心走神被螃蟹要了一口。更可怜的是那个受伤的手指是右手中指,地方是指关节处,李警官看着自己那直挺挺的中指,望指兴叹,请人家来吃饭,让客人做饭不说,现在还一直对人竖中指,如果他是凌远,他肯定不想来第二次了……

最后一道红烧肉被端上桌,李熏然暂时收了沮丧的心事,咽了咽口水,这肉浓油赤酱,色泽红亮,外面那层皮肯定糯糯的有嚼劲,里面的肥肉入口即化,李熏然觉得大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想寻找筷子的欲望了,可是,他漂亮的手指现在负伤了。

好在紧要关头,凌远及时出现了,抢救性的塞了一把调羹给他。李熏然手里抓着调羹,看看肉,勉为其难的伸出调羹拨弄了两下,觉得这样子看上去太像智障而放弃了。

[我还是拿筷子吧……用调羹不习惯]

李熏然固执的拿起筷子,“身残志坚”的向红烧肉发起了攻击,可是半道崩卒,肉肉掉了!一双好心的筷子早就等候在了那里,马上替他扶起肉肉后送到了他的嘴边,李警官张嘴就着凌远的筷子欢迎肉肉的到来。

唔~!果然很好吃!

看到李熏然的表情,凌远马上又夹了一块肉。

李警官一块刚刚下肚,意犹未尽之时,筷子雪中送炭,又带着肉肉来到了他的嘴边,他张嘴又是一口,幸福得被肉肉包围了!

[你自己不吃吗?]

[我看你吃就饱了~]凌远宠溺的笑笑。

可是李熏然看看自己竖着的中指,愁眉的问道[我让你吃不下饭吗?]

[怎么会……]凌远摸摸李熏然的头,[你多吃点~虾要不要吃?]

[嗯……]

[我给你剥]

[谢谢……]

李熏然看着凌远给他剥虾壳的手,不禁感叹道,他整个开肠破肚的手剥起虾来也这么灵活,谁跟他在一起以后肯定很幸福,吃虾都有人剥壳了!

[你最喜欢吃什么虾?]凌远问李熏然。

[油爆虾!]

[油爆虾不应该买这种海虾,应该买新鲜的大头虾或者河虾]

[我知道!可是今天这两种都不新鲜!]

[哦?你很会买菜?]

[对啊!平时家里都是我买菜,启平来做的!哎呀!糟了!]说到赵启平李熏然一拍大腿,放下手里的调羹,抬头一看钟,已经九点多快十点了。

[怎么啦?]

[他怎么还不回来啊!我要打个电话给他!]

李熏然说着站起身寻找手机,然后拨打赵启平的电话,可是打了两个铃响没人接,他便放弃了,嘴里嘀咕道[肯定还在加班,他们领导也真是的……]

凌远[…………]

习惯性抱怨上司的小警察忘记自己身后,赵启平的领导,正在给他剥虾。

[算了,我过会儿再打给他]然后李熏然走进厨房拿了两个玻璃保鲜盒出来,[给他留一点,万一他没吃晚饭……]

李熏然说着把桌子上没动过的菜用他的调羹抄了好几勺,两个盒子荤素分开。当他的调羹来到螃蟹的时候,拨弄了两下, 然后问凌远[刚才是哪只咬我的?]

凌远看着那盘蟹,只有三个壳是完整的,身体的部分被掰开沾了点淀粉炒,六个混在一起的身体,凌远觉得DNA都已经毁了,就算验尸也不一定找得到……这个问题把智商165的他难住了!

好在李熏然没有追究,而是用他的调羹契而不舍的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仔细的甄别。

[你,你找它干嘛?]凌远有点结巴的问道。

[哼!我要吃掉它!]

凌远用筷子点点李熏然刚刚拨过的那块,说道[应该是它!]

[哦?]李熏然挑眉,扬声表示疑惑。

凌远点点头,解释道[有一只蟹只有一只钳子,那只比较小应该可以排除嫌疑]

[没错!咬我的是那只有两只钳子!]李警官肯定的说道。

[那么就在剩下两只里面,剩下一雄一雌,雄的保护欲比较强,雌的温顺,所以应该就是这只了!]

[有道理!]

李熏然抄起调羹把那只凶手螃蟹抄进自己碗里,然后把留给赵启平的菜用盖子盖上。趁李熏然转身去冰箱放保鲜盒的时候,凌远用筷子把那剩下的两块蟹拎起来都看了下,其实都是雌的,于是他赶紧把剩下的后盖掰了。

说真的,他对螃蟹一点都不了解!谁会去了解他们啊!

凌远手里剥着虾,看着厨房里哼着小曲儿给冷藏室挪位子的李熏然,此刻心里无比羡慕和李熏然生活在一起赵启平。

tbc18

男朋友系列6《我和粽子有个约会》+7《婚4》2本套装链接


之前错过,没有买到的可以戳下面补一下:

1、《全方位恋爱手册》

2、《婚前婚后第一部》

3、《婚前婚后第二部》

4、《婚前婚后第三部》

5、《男神与泰迪熊》

6、《我和粽子有个约会》

7、《婚前婚后第四部》

1-7请戳这里👉  男朋友系列全套


评论(23)

热度(273)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