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谭赵|凌李] 总裁求爱惨遭拒 小警察约会前遇险(上)


男朋友系列6《我和粽子有个约会》+7《婚4》2本套装链接

钥匙圈购买请戳👉  预售链接


[因为,因为我……]

李熏然犹豫的说着,此刻凌远的脸色是紧绷着的,赵启平从来没有见过凌远这样的表情,他永远是一副运筹帷幄,什么都早就算计好了的悠闲样子,此刻却独独对着他们家那个常剩将军在赵启平面前暴露了慌乱的内心。


时移势易,不抓住这样的机会他赵启平就不是赵启平了!凌远紧张而又平静的目光下,他挑衅的弯起嘴角,关闭了扬声器,把听筒放到耳边,然后他看到凌远的眉脚在零点一秒的时间里跳动了一下,不悦的气场瞬间充斥在狭小的更衣室里和赵启平的洋洋得意各据一边。[因为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

李熏然的这句表白,凌远没有听到。而此时此刻,只是逗弄凌远的赵启平完全没有想到他的无心之举让李熏然再次对凌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样。


赵启平放下电话,面对凌远询问的眼神,他反而好奇的问道[凌院长怎么会有我家的电话呢?]

[……赵医生的档案里面有写]

[凌院长对每一个员工都那么上心吗?]

[我们是校友,也算是老朋友了,不是吗?]

赵启平点点头,说回了刚才的话题[正好我周末也有空,我们老朋友也很久没聚一聚了]

面对赵启平故意要做电灯泡的话语,凌远没有拒绝,反而点点头表示赞同,[的确,的确应该一起吃个饭]

[那就这么说定了~?]

赵启平的语气带着试探性,两只狐狸你一句我一句仿佛在唱戏般的说着违心的话。

凌远十分确定的点点头,他已经换好了衣服,关上更衣柜的门。赵启平也换下了脏衣服扔在旁边的消毒桶里,关上更衣柜的门。

面对已经换好手术服装的凌远,赵启平走过去“好心”的替凌远踩下开门的踏板,语气肯定的重复了一边,[那就这么说定了!]

凌远点点头,径直走进消毒室,赵启平刚想转身走向反方向的淋浴室凌远叫住了他。

[对了!我们三个人不如叫上我朋友,凑四个人正好,反正他最近对医疗领域很感兴趣,马上和我们医院有合作,而且他你也认识,谭宗明~]

凌远说完消毒室的门缓缓关上,扔下咬牙切齿的赵启平。

又不是凑一桌麻将!吃个饭为什么要四个人!!!


赵启平洗完澡换好衣服准备下班,路过护士站的时候听到一个惊天大八卦,医院周五有一台中外联合的大手术,手术主刀医生已经到上海了。关于手术这个消息其实赵启平早在上星期就已经知道了,患者是市刑警队队长,胸腹联合创伤、肋骨骨折伴随创伤性血气胸,经过兄弟医院的暂时抢救将于周四转到他们医院进行手术前的准备。

赵启平在手术中阶段性负责,而主持手术的是一位从国外请来的专家,至于是谁,凌远当时也不知道,而赵启平今天在护士站听到的是这位专家今晚已经到了,从美国飞回来,已经马不停蹄的赶过去了。

护士站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赵启平就半天没来上班就已经跟不上她们的情报消息了。

[赵医生,好不好奇这位美籍华裔的胸外科医生是谁?]

赵启平摇摇头,笑着说,[我们明天就要见面了,我一点都不好奇~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下班回家喽~]

赵启平潇洒的挥挥手转身离去,不带走一丝八卦,留下小护士失望一片。

走出医院大门,赵启平一眼就看到了那辆扎眼的保时捷,比保时捷更值钱的是站在保时捷旁边的谭总,赵启平毫不吝啬的翻个白眼,当作没有看到,无视之。果然不一会儿谭宗明就跟了上来。

[谭总你很闲吗?]

[赵医生刚下班,晚饭应该还没吃吧?一起去吃点东西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男人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喂]

[你怎么那么关心那个小警察]

[把他胃饿疼了他对着我作又不是对着你作……]

[你又不是他男朋友怎么对他那么好?]

[所以我正忙着把他嫁出去,我说你怎么连我发小都要关心,公司要倒闭了?还是你怕警察抓啊?]

[……他不是刑警吗……一起去吧,打包给他带点回去]

[那为什么不叫他一起?]

[行啊,叫他一起!]

没想到谭宗明会这样回答的赵启平有些惊讶,转而停下脚步,他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车边,疑惑的看着谭宗明,实在搞不懂这个人肚子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谭宗明你到底想干嘛?这样缠着一个床伴,难道你没有其他人陪你睡觉了吗?]

[没有,我只有你,难道你有其它人吗?]

[目前暂时没有]

[难道我在床上不合你胃口?]

面对这个问题,赵启平是认真回答的,他摇了摇头,在这方面给予了肯定,[我们在床上挺合的,所以我说暂时没有别人,不过我们不会长久的,你别再缠着我了]

[可是我不这么觉得……]

赵启平根本不给谭宗明说话的机会打断他的话,自顾自继续说道[这样没意义,谭总应该把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现在房价一直在涨,有时间花在我身上,不如造造房子赚赚钱,造福百姓造福自己,走了!]连珠炮般的胡诌搪塞完,赵启平打开车锁就要上车。

[等等!]谭宗明拉住赵启平打开车门的手说道[赵医生不是没有意义的人,和赵医生在一起做爱也不是没有意义的事,虽然你目前生不出孩子……]

[我以后也生不出孩子!]

[但我们会有孩子的!]

[谭宗明,你这样我没法跟你交流,你现在这样叫做死缠烂打!]

[你错了!如果你心里对我没有感觉,我缠着你,那叫死缠烂打,你敢说你心里对我没有一点点喜欢?]

面对谭宗明强势的质问,赵启平的表情一怔,来不及作出反应,对方就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收住握着他胳膊的手拉开,把赵启平的背脊抵在车上,然后附身上来。

赵启平倒抽一口冷气,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近。谭宗明看着他,压低了声音,和刚才截然不同的语气,深情的说道[所以……你不止身体里有我,心里也有我,那么我追你就不叫死缠烂打,我在帮助你让你直面自己的内心,赵医生不要自欺欺人……]

谭宗明现在脸上的表情让赵启平很想一拳挥上去,他的确也试图这么做了,不过他的细胳膊还被谭宗明抓着,只是用力挣了挣,挥拳的想法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谭总让我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虽然手上不能动,但是嘴上的气势赵启平也不会输,他冷傲的反讽道。

谭宗明点点头,摇摇头诚恳的说道[我们之间说谢就太见外了]

[哦?]赵启平挑眉表示疑惑,[我还以为谭总是想我报答一些其它的东西,比如……]

[诶!赵医生,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哪里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谭宗明豪爽的摆明态度之后话峰一转,[不过……其实我的内心和赵医生你是一样的,我想要的是……你的以后,都和我在一起!]

的确小看你了!何止是不斤斤计较!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面对谭宗明深情而又认真的话语,赵启平登时觉得一股气直冲头顶,他喉结滚动,眼眶眦裂,不知是怒是气还是不敢相信?

赵启平剧烈的挣扎想要摆脱谭宗明的钳制,可是剧烈的动作反作用力下他被谭宗明狠狠的用力的压在车身侧面,一番推搡让谭宗明的气语变得比刚才更强势更有压迫感,他几乎是贴在赵启平的脸颊边,问道[你那么激动是不敢相信还是不想相信?]

[有区别吗?!]

[当然,不敢相信说明你已经相信了,你在害怕,不想相信是对我没有信心,怕我以后抛弃你……]

[哼,少偷换概念,你就给了两个选择想把我框死]面对谭宗明的毒蛇赵启平也不是省油的灯,[谭宗明你说再多都没用,我们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上了几次床就追着要跟我结婚生孩子,你都这把年纪了,真不知道该说你幼稚还是白痴……]

[正因为这把年纪了所以认准了自己想要什么就要尽快得到,没有太多时间去耗,你也不小了,怎么就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呢?]

[我跟你不同,谭总,我们大部分的人应该想的是我能得到什么,如果想太多我要得到什么,会让日子变得很困难,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在我看来大部分都是想得到的太多,而能得到的太少]

赵启平的话让谭宗明一时无语反驳,他愣了一下,便被眼前的人推开了。赵启平说得对,阶级的不同让他们在思考某些问题的方式上根深蒂固就有着很大的不同,这是谭宗明没有想到的。

眼看着赵启平就要上车离去,谭宗明刚想伸手拉住他,赵启平却停下了动作,转过头对他说道[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对你的确有一点喜欢,但是]赵启平耸耸肩摇摇头[喜欢不能代表任何东西,成年人了这个道理你应该懂,我们真的真的是不合适,很遗憾~所以只能再见了,谭总]

赵启平说完便钻入车中发动车子,离去前他透过后视镜朝谭宗明挥了下手告别。

夜晚的员工停车场车子比白天少很多,谭宗明一个人站在偌大的空旷的地方久久没有离去,赵启平说的每一个字都对,他也承认了自己对谭宗明不是没有一点喜欢,可是此刻的谭宗明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赵启平也摆明了否定了他们之间的可能。

谭宗明甚至有些气闷和懊恼自己,他的大脑在飞速的思考,思考着赵启平的话,他放在身侧的手握着拳,随着他思考的波澜不时的握紧放松。头一遭,他想不出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去改变些什么,电视剧里霸道总裁千篇一律的惯用伎俩被冠上了小儿科三个大字,谭宗明弃如敝履,站在双方位置都是对等的前提下,用强制的手段去追求赵启平,本身就是一种亵渎,幸运的是谭宗明一直小心翼翼,可同时又加大了追求赵启平的困难。因为令人头疼的赵医生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绑住的人,他更擅长的是用你企图绑住他的绳索来绑住你然后看你作茧自缚然后哈哈逃走。

脑海中赵启平挥舞着绳索得意洋洋的表情让谭宗明无力抚额,究竟该怎么样才能绑住这个小妖精?!让谭总无比头疼,正当他否定了自己一个又一个计划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丝亮光,[……我对你的确有一点喜欢……]

谭宗明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这道光芒!赵启平是喜欢他的!至少,赵启平承认自己是喜欢他的!而这就是他最大的砝码,谭宗明忽略了赵启平其它所有的理由,只抱着这一句紧紧不放就足够了!

tbc24



评论(15)

热度(227)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