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谭赵|凌李] 霸道总裁一夜情转正 帅气院长独爱隔夜菜(下)

到了傍晚时分,睡醒的两人,李熏然早饭没吃午饭睡过去了,现在正在桌子上狼吞虎咽凌远留下的早饭,赵启平在浴室里拗造型,一会儿他还要去上班。

[平平,要不要留点给你啊?]

[不用了,你吃吧,我去医院食堂吃]

[哦……那我全吃完了啊!]

赵启平打扮完自己换上西装,拿上东西准备出门,李熏然已经吃完饭正在收拾桌子,看到赵启平要走了,便问道[你今晚回来睡吗?]

赵启平一边穿鞋子一边回答,[回来啊]说完他停下动作,[你什么意思啊?]

[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就问问嘛]

[我不回来难道你要叫凌远来?]

[哪有!]李熏然跳起来,[我哪里来他的联系方式啊?!]

[你要吗?]

[我……]

[还是算了吧……]

[啊?]

[我给了你你也不会打的!小笨蛋!我上班去了!]

赵启平离开家后打开了手机,果不其然,一开机就有很多那个号码发过来的讯息。赵启平的手机里面没有存谭宗明的号码,不过由于来信来电频率过高,现在他瞥一眼就已经知道,这串熟悉的数字是来自谭宗明的,全部删掉之后,赵医生踏上了上班的路。


赵启平离开家之后,家里就剩下李熏然一个人了,他顿时觉得屋子里面空荡荡的,似乎很不习惯,心里总想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声音,他的拥抱,他的气息,他的味道……原本应该玩游戏或者看电视的李警官现在摆脱了普通宅男的日常,摇身一变,变成了思春宅男的日常,他仰躺在沙发上不吃零食吃手指,看着天花板就像在看着天空,目光呆滞,思想放空,那晚凌远的到来就像一根甜甜的棒棒糖,给他这个从来没吃过糖的小孩儿尝了两口就飞走了!这让他日思夜想啊!

赵启平说[这种感觉就像吃了一口肉,就会想吃第二口……]

李熏然咂咂嘴巴,肉他还没吃过,这才舔了两口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肉呢?嘿嘿嘿……狮子不就是肉食动物嘛~

可是你吃素吃到现在……你是猫吗?

喵~!

李熏然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只质问他的喵,顿时摇了摇头,我是吃肉的!!!

嗷~!

一只米高梅雄狮嚎了一嗓子,阿喵鄙视的看了一眼,踱步离去。

面对竞争对手的离开,雄狮觉得独孤求败……可是谁又想做这种常剩将军呢……

小狮子垂头丧气的趴在沙发上,叹了口气,散发着幽幽怨气的说道[好想吃肉啊……]

这时候沙发边他们家的电话响了,李熏然拿过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起电话,无力的问道[喂……]

对方似乎听到他的声音愣了一下,然后问道[李熏然?]

这个声音难道是?!

[凌远?!]

[是我,你……在家?]

[嗯!]李熏然用力的嗯了一声,[你怎么会打电话来的?你找启平吗?他去上班了!]

[呃,不是……我是听启平说你想我了?]

[没没没,不不不]李熏然连忙摇头摆手,心里狂踩赵启平的新球鞋,[你别听他瞎说,你知道他的,最喜欢开玩笑了!]

[哦……这样啊……那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肉哇~!]

[什,什么肉啊……]

[你的肉!]李熏然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刚说完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正双脚跳额头冒汗着急。

凌远不解的反问道[我的肉?]

[不不不,我,我是说,呃,你做的红烧肉!]

[哦……那下次有机会再做给你吃!]

[好啊……]把你自己给我吃更好!嘿嘿!

听着电话那头不明所以的傻气笑声,凌李嘀咕道[看不出来你那么喜欢吃肉]

[因为我是肉食动物啊!]

[好吧,这个周末有空吗?]

这个周末有空吗??!!!

面对这个问题,李熏然内心那片开着五彩小花的院子上空飞来了肉嘟嘟的小天使,他们弹着琴,唱着歌,跳着舞,拉起了恋爱、约会、牵手、在一起等字眼的彩旗子,李熏然在下面又开心又懊恼的扑腾着他们。

[你们干嘛干嘛!人家就问有没有空,你们在想什么!!]

李熏然愣在那儿,电话那头的凌远听那边没声音便又问了一遍,[李警官?李警官?]

[呃?哦!我在!]

[嗯……你这个周末有空吗?我想谢谢你昨天请我到你们家做客……]

[不用谢不用谢!]

凌远话还没说话就被李熏然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凌远感谢的话让李熏然觉得很不好意思,昨天这怎么能叫请人来做客呢!哪里有让客人自己做饭自己吃,最后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内裤什么的,李熏然不想去想……

[呃……我]

[我……]

面对李熏然的拒绝凌远犹豫着开口,李熏然也同时开口想说什么,两人听到对方开口又同时止住了话语,电话里一阵沉默,耳中听到的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呼吸声。

李熏然刚想开口再说,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凌院长,准备手术的时间到了!]。

然后凌远的声音马上又传来了,这次他的语速变得有些急切,[我知道有个地方烤肉很好吃,如果你双休日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

李熏然不由的点点头,开口想答应,可是迫于急切的心情让他不知为何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张开嘴愣是没有发出声音。

凌远见对方没有回应,便说道[我得去工作了,再见]

[再……]李熏然终于吐出了一个字,对方已经匆忙的挂了电话,李熏然看看手里的电话,怅然若失,懊恼着自己的不争气,不过现在不是丧气的时候!

李熏然扑过去拿起手机想要发短信给凌远,可是编辑好了短信才发现自己没有凌远的电话。想到赵启平临走前要给他凌远的电话又没有给,他顿时觉得天降了好多土豆噼里啪啦的把自己砸晕然后蒸熟了,浑身无力。

最后他想着可以根据座机上的电话打回去,可是拿起了电话筒,心想,听刚才电话里的声音凌远现在应该在手术时间,打过去肯定也没人接。刚想放下电话, 他又想,也许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可以带话给他。

一般医院院长肯定是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啊李警官!

李熏然点点头,把希望寄托在凌远的“同事”身上。漂亮的手指在电话机上啪啪按下电话号码,拨回去响了两声后,一个优美的女声传来……

[您好,欢迎致电第一医院,挂号请按1……]

李熏然拿着电话筒听着优美的女声从按键1介绍到星号键,最后她说[重听请按井号键的时候李熏然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赵启平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李熏然一个电话飞到赵启平的手机没有人接,马上飞到他的私人座机上,接电话的是赵启平的同事,同事听到是熟悉的李熏然的声音,便说赵启平正在手术,不过这个点手术应该差不多已经结束了,李熏然挂了电话马上又打赵启平的手机,一个接一个,赵启平的手机在医院的更衣箱里欢快的震动着。


第一医院手术室前旷阔的走廊,赵启平刚刚完成一台手术出来,外科手术衣上还沾着大片斑驳的血迹,他把衣服层层脱下交给身边的助手,这时候凌远迎面走来,朝他招招手。

赵启平点点头,跟着凌远走进手术室旁边的更衣室,进手术室之前赵启平看到门上贴着的表格里写着凌远下午也有一台手术,他现在应该是来换衣服的。

赵启平的直觉告诉他,凌远有话跟他说,而且肯定是关于李熏然的。

进了更衣室之后,连续不断的嗡嗡声从赵启平的衣柜里面传出,他打开更衣柜手机便刚刚停歇,一看都是李熏然的来电,赵启平拿起手机得意的朝凌远晃了晃,对方换衣服的动作明显停了下来。

这时候李熏然又来电了,赵启平当着凌远的面打开扬声器接起电话,李熏然急切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平平,平平!你做完手术了?]

[嗯,什么事那么急啊?]

[刚才凌远打电话到我们家!]

[哦?]赵启平的语气随着他的眉毛上扬,他飞扬的挑起一边眉毛看向凌远,胸中燃起的熊熊八卦之火让同在狭小更衣室的凌远忍不住皱眉,赵启平一向引以为傲的表情管理也控制不住他脸上的腐笑,他努力的压抑制兴奋的语调问李熏然,[他打电话到我们家干嘛?]

[他说周末想请我……我们吃饭!]

[我们还是你啊?]

赵启平嘴上在跟李熏然说话,可是眼睛紧紧的盯着凌远的脸,对方也无惧他的视线,一脸面无表情旁听脸。

凌远啊凌远!不要你以为自己一脸面瘫我就看不出来!你这张脸骗骗别人还行,想在我面前作戏?门儿都没有!我的眼睛就是x光,你心脏都快跳到肋骨外面来了!

电话对面的李熏然犹豫了,嗯了半天说道[好像是……我们……]

这时候凌远实在忍不住翻了个小小的白眼,微微叹口气继续手上换手术服的动作。

赵启平意味深长的[哦……然后呢?]

[然后我来不及答应,他就电话挂了……]

[他可能是怕你拒绝吧,你别看他那个人啊,其实他……]

[不是!]李熏然打断了赵启平的猜测,解释道[因为他要去做手术了!]

[好吧……那你的意思是?]

[嗯……我想,我该跟他说一下,可是我没有打电话……]

[那你是说答应他周末去约会了?]

[什么约会呀,一起吃个饭啊,你也一起,昨天让他到我们家来做饭多不好意思啊!]

[我也一起?]

[对啊!领导的马屁要拍好!]

李熏然端出这个义正严辞的理由让赵启平啼笑皆非,如果他真的看不懂山水来做电灯泡,这个马屁绝对拍在马脚上啊!

不过当下,赵启平还是答应了,[好吧,我知道了,我等会儿碰见他,让他打你手机!]

[别别别!]

[?]

[你……把他手机号告诉我呗~]

赵启平故意问道[为什么?他打给你,你不就有他的手机号了吗?]

[我……我想发短信给他……]李熏然有点扭捏的说道,他不知道赵启平开着扬声器,更不知道凌远就在旁边,所以面对死党的询问他很老实的交代道[我听到他声音紧张……]

[为什么紧张啊?]

[因为,因为我……]

李熏然犹豫的说着,此刻凌远的脸色是紧绷着的,赵启平从来没有见过凌远这样的表情,他永远是一副运筹帷幄,什么都早就算计好了的悠闲样子,此刻却独独对着他们家那个常剩将军在赵启平面前暴露了慌乱的内心。

tbc23

男朋友系列6《我和粽子有个约会》+7《婚4》2本套装链接

钥匙圈购买请戳👉  预售链接



评论(19)

热度(265)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