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64

庄季之间的感情持续低糜,回去的路上两辆车里的气氛各异。

【怎么?刚才又和他吵架了?我说你们俩有话不能好好说嘛……季白他以前就这脾气,你不是一直都让着他依着他的吗?】凌远一边开车一边劝说道。

【说来也是奇怪,我和他在一起那么久,现在回想起当初刚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我们俩还真是一笔糊涂账,他一开始讨厌我,后来又说喜欢我……要不是谢晗,我俩说不定现在还在那里绕来绕去,错过了也不一定】

【这个谢晗,我们今天还碰见他了,季白和熏然好像在调查他,他给我感觉还是和当年一样,怪怪的……不过看到他,我还真发现岁月不饶人,你看十几年过去了,你和季白谈了三年,结婚三年,分开三年,你们之间有那么多回忆,哪儿是想忘就能忘掉的?既然忘不掉,那又何必再折腾呢,都回来了,好好在一起不行吗?】

【你也知道他那个人,太强势,别人总是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我本来就不是个主动的人,何况我们分开那么久,我想还是慢慢来吧,反正这辈子就他一个人,也不急……】

虽然凌远觉得庄恕的话并不是全无道理,但是他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是,你是只有他一个,但是你态度要端正,季白他有多受欢迎你以前就知道了,现在年纪大了更有魅力,追他的人大把,你不抓紧就不怕被别人抢先一步?】

【是我的总归是我的,别人抢得走,我也没办法】

【你有现在跟他赌气的资本,是吃准了季白还爱着你,非你不可!】庄恕这态度摆明就是吃定了季白,让凌远有些生气。

那边厢谭宗明发了疯似得跟明家作对,要把赵启平给抢回来,连拍卖会都不放过,这边厢他庄医生倒好,还在姜太公钓鱼。虽然季白才狠狠摆了他一道,但凌远骨子里对季白是有一种认同感的,在某些方面,他们俩很像,有种遥遥相望又惺惺相惜的感觉,他自然是站在季白这边的。

庄恕对凌远的这句话不发表意见,算是默认了。

【哼,你们俩啊,就慢慢作吧,到时候他不要你了,我看你……】凌远话没说完,车上的电话响了,是李熏然打来的,两人停下交谈,但凌远并没有接起电话,而是按下了拒绝建,庄恕有些好奇的看向凌远,凌远朝他笑笑,过了一会儿再打过去,李熏然问要不要一起吃晚饭,凌远告诉那边的人,他要和庄恕去应酬。

庄恕皱眉,不满的看向凌远,自然知道对放撒这个谎意欲何为,便替李熏然打抱不平道【我看你劝别人很厉害,到了自己这里就成纸上谈兵了?】

【我们情况和你们不一样,你们的回忆已经够多了,而我们,正是创造回忆的时候】

【相爱的人在一起自然就是回忆,他单纯善良,你不应该总是耍手段……】

【你可别忘了他以前喜欢的人就是季白!】

庄恕早就把这个“情敌”给忘了,听到凌远提起也是一惊,他能够理解凌远的做法,但是,绝不赞同,【以前是以前,他现在是和你在一起,他知道你这样以为他心里有别人,会伤心的……】

【我劝你还是抓紧一点,不是每个情敌都有人给你接手的!】

庄恕摇摇头,原来凌院长即使手术根除了“病灶”,也怕复发。他知道凌远有时刚愎自负听不进劝,一时间两人相怼无言。


李熏然打破了沉默,关心的问道【你和庄医生,又吵架了吗?】

季白想了想说道【也不能说吵架,两个人在一起久了,难免我看他不爽,他看我不爽,恶意不爽!】

【这……那你们以前也是这样吗?】

【不是……】季白叹了口气说道【刚谈恋爱的时候,有什么事是不能来一发解决的?如果不能,那就来两发,现在……】季白摇摇头,没再说下去,心中感叹时光荏苒,尽管仍相爱,但最初的美好早已不再。

李熏然倒是把前面的话给听进去了,什么事都可以靠来一发解决!红着脸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哄他呢?】

【哄???呵呵,我哄他?】季白咬牙切齿道【我觉得我已经哄过他了!】

【你……有吗?】李熏然狐疑的问道,他实在想象不出季三哥一脸严肃哄人的样子。

【当然,他软的不吃,我就跟他来硬的!】

【硬,怎么硬?】李熏然好奇的问道,心想着赶紧跟着学两招。

【我要和他离婚!】

【啊?!】李熏然大惊失色,【你说真的?】

【哈哈,开玩笑的~!】季白笑着逗了逗李熏然,然后沉下声说道【两个人斗智斗勇也挺有意思的,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不进不退,等着挨怼!】

【这……那到底是进还是退呢……?】李熏然满脸的问号,可怜他这个没谈过恋爱的快被季白给搞糊涂了!

季白从李熏然的脸上看出了八成心思,说道【你和凌远呢,你只要按兵不动就可以了,任他作妖,你别去理他!】

【这……不太好吧】

【皇上看表演知道不?你跟着下去一起群魔乱舞你就是昏君!】季白说道。

李熏然飞快的想象了一下自己坐在皇位上看凌远载歌载舞的样子,顿时打了一哆嗦。

旁边的季白又说道【有的人你越哄,他越是来劲儿!听我的,准没错!】

【哦……】李熏然心有戚戚的应声道。

季白看着窗外,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他情愿庄恕发情也不愿他像现在这样发神经,但是要对付一个若即若离的处女座,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季白思考着。


这个周末,凌远和李熏然在为他们即将举行的订婚宴做准备,但是他们为宾客名单发了愁,赵启平和谭宗明都是他们俩的好友,两人刚分了手,他们和明诚因为之前抢购小山制药又有过节,请还是不请,该怎么请,是个问题。

【这件事情我觉得你可以去问问赵启平……】凌远说道。

事情的来龙去脉,李熏然现在只知晓了部分,他倒也想知道。

可问题是赵启平肯不肯说?愿不愿意说?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对方是什么性子,李熏然知道,赵启平心思多,尤其是在感情方面,他和谭宗明分手这件事,李熏然这张感情白纸能否给意见另说,关键是对方在电话里也说了以后有机会慢慢告诉他,李熏然自然不会再多嘴去问。

凌远听了李熏然这么说,叹气的摇了摇头,说道【那你至少也问一声,他为什么把孩子打了,我以为他早就改变主意了,没想到……】

【你说什么?!他把孩子打了?!】李熏然惊讶得从沙发上跳起来,不敢相信的问道。

【他没跟你说吗?】凌远反问道【他把孩子打掉后才去的明家……】

【我不信!!!】李熏然一下子血液冲到头顶,急得团团转,再也坐不住,【他怎么舍得把孩子打了!?怎么可能!你会不会搞错了?他的孩子没了……他一定吃了很多苦!】说到这里李熏然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哽咽着怨道【他怎么什么都不跟我说!我以为他只是跟谭宗明分手了……我不信…我不信!我要自己去问他!】

【你先冷静点!】凌远抱住一头往外冲的李熏然,把他按坐在沙发上,问道【你去哪儿找他?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我去北京!他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一定要去找他!还有你!他发生那么多事情,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我以为你知道,你们不是亲戚吗?】

李熏然一下子被凌远呛得哑口无言,自责自己怎么疏忽了赵启平,还口口声声好兄弟,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都不知道。

凌远一边把赵家欠钱,赵启平借钱还债的事情说了一遍,李熏然摇摇头,他是真不知道,连他爸妈都不知道。凌远见李熏然一脸难过泄气的样子很心疼,安慰道【你也别自责了,那么大笔数目,他就算告诉了你,你又能怎么办呢?合同上白纸黑字是他爸担保的,逃也逃不掉,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父母一把年纪了名誉扫地再去坐牢,你说对不对?】

【我以为……他只是和老谭感情不和,分手又怕被报复才一走了之嫁给明诚……】李熏然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一直觉得,从小,他有主见有想法,可现在才发现,我们俩之间,还是我依赖他多一点,所以现在,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都不告诉我……因为就算告诉了我,我也什么忙都帮不上……】

【他不告诉你,也是不想让你为他担心】

【不知道他在明家好不好……那谭宗明呢?!】李熏然一拍大腿又从沙发上跳起来,【他不肯借钱吗?】

【老谭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不知道赵启平为什么当时没有找他,而是……】

【我要去问他!他一定是有苦衷的!我要去问清楚!】


就在李熏然火急火燎的要找赵启平的时候,他已经和明诚从北京飞回了上海,一下飞机,迎接他俩的就是闪光灯和照相机,一路上明诚牵着他的手,对所有记者的问题一律不回答,全程沉默。不例外的,他们这次高调的恩爱机场之行很快被发布到了社交网络上,占据着热门话题。

九天控股的继承人,凌远,已经不再是商场的什么大秘密,他的身份逐渐从一位医院院长转变为企业家,他的婚事登上了各大财经杂志的版面。这个好消息也让李主席和李局长应接不暇,亲朋好友邻里同事的祝福不断,也算是给他们平添了一份幸福的烦恼。周末吃饭的时候李主席一提起,凌远马上说要多派几个助理过去,协助李主席一起筹备婚礼的事宜。

李熏然心里担忧着赵启平,有些闷闷不乐的,席间,李主席偏偏又问起了他,说是看到最近新闻天天有他,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李熏然本来心里就乱,搪塞了两句,他妈竟然见他不肯说,直接电话打过去给自己的胞姐,赵启平他妈的回答也是模棱两可,言辞闪烁,没两句就挂了。

这次凤栖楼的一顿饭和上次截然不同,点的是家常菜,双方气氛却和谐得,反倒是凌远和李主席李局长聊得比较投机,李熏然有些沉默寡言。

【熏然啊,怎么吃那么少?胃口不好啊?不会是肚子里真有了吧?】李主席故意说道。

【啊?没,没有……】李熏然一愣神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他脸红的低下头,偷瞄一眼凌远。

凌远宠溺的摸摸李熏然的脑袋,笑笑道【我们先买票后上车,按顺序来~】

tbc

1、《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戳~

3、已完结男朋友系列再刷预售链接 


评论(38)

热度(30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