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65

旁边的李主席又一本正经的说教李熏然,万年不变的唠叨他瘦,要给他好好补补,李熏然臊得慌又怕穿帮赶紧出声制止。

一边凌远和李局长在讨论他以医院名义内部购买的那批走私腺体,李局长说除了凌远还有好几家机构的人也各种托关系打听想要,其中一家追问得最紧的机构,李局长说完名字凌远一听,对方正是谢晗。

【这批腺体,你们医院实验室的那个专项课题,你也一起参与研究吗?】

凌远摇摇头说道【我只是负责人,专业有别,腺体研究的相关我不是内行】

随后李局长关心的问道【凌远啊,你现在不继承九天控股,那么对他们有影响吗?】

李局长的这个问题让台面上原本聊天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严肃,李主席和李熏然纷纷看向凌远,等待他的回答。

【许家不是只有我一个继承者,只是另一个人年纪还太小,今年才十七岁,不过正好,也可以培养起来!】

以上凌远的回答让李局长李主席夫妇很满意,但李熏然的心里却觉得很不舒服,因为他知道从头到尾凌远都没有想过要放弃继承,凌远在说谎。


回去的路上李熏然一言不发,凌远以为他还在想赵启平的事情便没有多说什么。直到回家洗澡后,凌远在整理衣柜,一翻发现李熏然的衣服大多数都是平时上班穿的休闲衣服,基本上都是牛仔裤衬衫,不过好在他都有准备。

【你订婚宴上穿什么衣服?】凌远问道。

李熏然刚洗完澡,擦着头发回答道【随便穿穿咯,我有西装和衬衫】

【要穿正装的……】

【唔……我看看】李熏然走到凌远旁边,翻翻衣柜,【我记得老谭之前给我买过几套,有些一次都没穿过,就穿这个吧~】

【…………我帮你约个时间去做两套衣服吧】凌远说道。

听到凌远这么说,李熏然不乐意了,想到上次谭宗明带他去做衣服的经历,量尺寸,试衣服,改衣服……他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捣鼓了好久,又枯燥又无聊!

李熏然摇摇头,一脸拒绝的说道【最近那么忙,哪里有空去啊,这两套看着不错啊,都是新的!别浪费钱了,这又没穿过……】

凌远拉开袋子一看,谭宗明给挑的衣服风格明显不适合李熏然,而且想到自己的订婚宴,李熏然穿着别的男人给挑的衣服,他就心里膈应,语气变得强硬,说道【那你就抽个空不行吗?】

【这两套怎么就不能穿了呢?】李熏然不知道凌远心里随想,反而觉得对方这样的坚持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那么瘦,穿成衣不行的,一定要定制才合适!】

【什么成衣,什么定制,能穿不就行了吗?你干嘛要那么讲究?我没空,不去!】

【你对结婚的态度就那么随便吗?衣服都不肯去定做一下?】

【那你呢?你态度不随便你又为什么要对我父母说谎?】从刚才开始李熏然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凌远骗人的做法是他不能认同的,他觉得既然早晚都是一家人,那么大的事情没必要这样藏着掖着的骗,何况谎话早晚是要穿的,他爸妈总会知道。

【你从头到尾就没打算放弃继承!】李熏然继续说道。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要对自己父母说谎?明明没怀孕说自己怀孕了?】

李熏然一下子被凌远的反唇相讥给说闷了,心里感觉两者不是一回事儿但又一时说不出来,着急一气便要转身走人。

凌远知道自己语气重,见李熏然真生气要走又慌了,赶紧追上把人堵在门边,李熏然扭过头不理,他压低声音讨好的哄道【我怕你爸妈不同意,我想你早点嫁给我】说着他低头亲亲李熏然的脸颊,叹口气继续说道【我对着你,总是没自信……你太好了……】

这话把李熏然给说动了,他知道这是凌远掏心窝的真话,但李熏然也搞不懂为什么凌远这样一个看上去那么完美的人会对着他没自信?归根结底,他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

这么一想李熏然也不气了,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人,嘴角的小肉角也不是耷拉着的了。

【那你……不生气了?】凌远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熏然低垂着眼瞟了瞟他,故作生气的样子轻轻哼了一声。

凌远轻轻凑近了李熏然,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含了一下对方的唇,然后在对方红唇微启的时候再凑上去吻住,感觉到身前的人微侧过头,凌远忍不住嘴角上扬,手抚摸上李熏然的后颈轻轻在发尾摩挲。唇齿交缠,凌远感觉到李熏然微喘的时候放开了他,转而亲吻他的嘴角,下巴,然后吻到颈项,专挑了一块地方含吮,轻轻的含住,用舌尖细细的轻扫,再吸吮,慢慢变红后又用牙齿轻啮,李熏然闭着眼睛享受着凌远的问,他轻喘着,发出闷哼,手不由自主的搂住凌远的腰,想要的更多。 

耳边传来凌远低沉的声音告诉他,这里有个小草莓,叫他明天穿高领。李熏然红着脸嗯了一声,然后对方放开了他,拍拍他屁股,催他回房间睡觉。可是泡泡糖的属性是粘粘的,热恋中的李熏然更是如此,他想粘着凌远,可是对方亲完他拍拍屁股跟没事人一样去洗澡了。刚才被亲过的地方凉凉的,脸热热的,李熏然缩缩脖子,只能回了房间。


定制西装的日子,凌远悄悄的定下了,接到电话的李熏然想想算了,去就去呗,便也没有拒绝。那天下去就在他抽空准备去林荫路的时候,他找了那么多天的赵启平终于给他回信了,正在开车的他立马掉头,驱车来到外滩九号里。

全上海最贵的豪宅,李熏然报上自己的名字,门卫和住户通了电话才得以放行。到了门口,迎接他的是阿香,然后他见到了明诚,对方看上去英俊斯文也很有礼貌,热情的接待他,并把他带到房间门口。

他的身后,巨大的落地窗外就是浦江全景,外滩河畔随着万国建筑群蜿蜒到远方的吴淞口,雾蒙蒙的尽头就是东海,赵启平瘦了很多,但精神还错,看到自己,脸上满是笑容。

【你来啦!我听到门铃声就猜是你!】

【平平……你怎么瘦了……】李熏然哑着嗓子问道。

赵启平捏捏李熏然的鼻子,说道【干嘛看到我哭丧着脸啊!瞧你,小样儿~】

【平平你咋一口京片子呢,你好不好?你……】李熏然想问孩子的事情,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转而小声说道【我有一大堆的话要问你……我问你说,还是你说我问?】

赵启平拉着李熏然坐到窗边,把事情从头到尾跟李熏然说了一遍,他说的大致和凌远所说的差不多,但是孩子的事情被刻意跳过了,李熏然眼见如此便知这是赵启平心里现在无法抹平的伤痛,他没有再问,心里下定决心这件事情他一定要调查清楚,连带着他姨夫药厂的事情,绝不能让赵启平白白被欺负!

赵启平见李熏然虎着一张脸,便出言安慰道【我现在在明家挺好的,他们都对我不错,所以,你可以放心啦~】

李熏然心是放下了,但仍然很难过赵启平之前没告诉他的事情。赵启平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轻轻拥住李熏然,在他耳边说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有的事情,只能我自己面对……】

【我明白,可是……你爱明诚吗?】

赵启平摇摇头。

李熏然急了问道【那你还爱……?!】他及时把谭宗明的名字给咽回去了。

赵启平点点头,看向窗外,说道【但那些都过去了,这世间,没有谁离不开谁,地球照转日子照过……】

只是再也没有期盼,再也没有你的温柔,生命中再也没有爱。

李熏然一直以为赵启平对谭宗明没有那么爱,至少开始的时候是那样。却没想到原来赵启平一直小心翼翼的爱着,然后一不小心爱得那么深。这让他想到凌远说的那句总是没自信,心里一阵悸动,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李熏然下定了前所未有的决心,他无论如何要和凌远好好在一起。从明家出来后已是傍晚,他驱车赶回父母家,李局长和李主席见是他来,显得有些惊讶。

一进门,李熏然就坦白了自己没怀孕的事实,沙发上的李主席轻哼一声,似乎早就料到,嗑着瓜子拍拍手,没说什么,表情也无波澜,李局长在旁边递着果盘,用眼神示意李熏然继续说下去。

李熏然又坦白了凌远从来没放弃过考虑继承的事情,这是一个骗局。

李局长听了心里一咯噔,稍一抬眼,果然李主席瞪过来了,他选择闭嘴。

李主席放下瓜子果盘,刚要开腔,被李熏然抢先一步。

【我知道说谎骗人使我们不对,但是我们俩是真心想好好在一起……】

【一个牛皮十个谎,你们俩这样兜圈子叫好好在一起?!】李主席不等李熏然说完,直接呛声回去。

李熏然也不甘示弱的说道【反正时间会证明的,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你干嘛老是处处针对凌远?他有什么不好的?你喜欢有钱有势有学识的人,他都有,都符合你条件,不比谭宗明差,最关键的是,我喜欢他!】

李主席站起来指着李熏然教育道【问题就是你喜欢他?你是喜欢他还是被他骗得喜欢上他?他现在急着找人结婚,赵启平不行就换你这个白痴冤大头,无缝衔接正好啊!现在是哄得你一起对爸妈又哄又骗,以后骗骗你他还不是三个手指捏田螺,捏死你啊!】

【凌远他不会骗我的!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

【那你意思爸妈不同意,你也非要嫁咯?】

【是我嫁给他,又不是我们一家人一起嫁给他,你们真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行!你嫁!你主意那么大,爸妈的话都不要听,那你的订婚宴,我和你爸爸就不去了!】

【这,这定都定好了!请帖都发出去了,你们怎么能不去呢?!】

【反正是你嫁给他,又不是我们一家人嫁给他,我和你爸去不去无所谓的】

李熏然眼见他妈态度强硬便求救的看向他爸,李局长轻轻摇了摇头,现在李主席正在气头上,不能直接往枪口上撞。

【那随便你们……我回去了……】李熏然轻声说完看了一眼他爸,他爸朝他点点头,意思会帮他说好话,李熏然便转身离开了。


和父母大吵一架后李熏然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一开门,凌远气冲冲的劈头盖脸朝他一顿数落,【你那么晚去哪里了?打你电话又不接,下午约好去做衣服,你不去也不吭一声,你下午到哪里去了?我打电话到警局,他们说你有事出去了,到现在这都几个钟头了,你也不回个电话,你是要急死我啊?】


tbc

1、《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戳~

3、已完结男朋友系列再刷预售链接 



评论(39)

热度(325)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