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81

第二天早晨等到赵启平起来时,家里除了他已经空无一人。看着空荡荡的大房子,突然之间,赵启平很想念自己的小家,就算只有自己的时候也不会显得这样冷清。回想起认识谭宗明之前的生活,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短短数月时日,谭宗明已经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无论他走到哪里,这个人在他心里永远都占有一席之地。

但是赵启平知道自己走不了,门外楼下都一直有人守着,谭宗明之前的话没有开玩笑,像是真的怕他跑了一般,他有意注意了一下,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那里蹲点。赵启平这次回来便心甘情愿为他画地为牢,可如今他们之间已再无法维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找谭宗明说一次,或者说吵一次,无论如何让他放自己走。

赵启平没有直接打电话给谭宗明,而是故意说给了门口守卫的人听,说他要一个人出去不要他们跟着,保镖们拒绝之后,赵启平知道他们肯定立马就会向谭总报告。果然,到了下午的时候,李秘书来了,他带来一个很大的礼盒,说是谭总给他的东西,并且告诉他谭总这两天都不会回来。

大礼盒被放在桌上,里面是一套礼服和一张舞会邀请函,最诡异的是那个覆在上面的华丽面具。

明楼和谭宗明准备借假面舞会的机会设计藤田芳正,建议是明楼提的,主意是谭宗明自己想的。这个消息很快被梁仲春转到了明诚的耳朵里,明诚自从把赵启平送回谭宗明身边之后一直派梁仲春盯着,生怕他会为难赵启平,他从梁仲春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暴跳如雷,这种地方是一个Omega能去的?!

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明诚在明楼的带领下曾经去过一次假面舞会,这种舞会在国外上流社会圈,但是参与条件是有限制的,只有AO可以参加,有点类似于之前明台拉着明诚去的海军俱乐部。但是假面舞会更高端,更堕落,更原始,参与者都是上流社会非富即贵的权势者。

高端的假面舞会出入有严格规定,Alpha可以单独前往,而Omega必须在有Alpha陪同的情况下才能进去,因为潜藏在假面舞会里面的另一种权色交易便是以Omega为媒介,如果Alpha看中了别人的Omega,可以提出交换,用金钱或者是其他东西,也可以用自己身边的Omega来交换,单纯的肉体交易亦或是其他,于是便催生了很多见不得光的地下交易,比如洗黑钱等等。

这是富人圈高墙内的狂欢,普通人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赵启平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舞会,在他的认知里充其量以为这只是一个高级夜店。但明诚知道这个华丽堕落的人间地狱是什么样子。年少时他曾经因为好奇所以求着明楼带自己去玩玩,那时的明诚不满二十,正是好奇心最重的时候,有这么个好玩的地方自然想去见识见识。起初明楼不同意,后来经不住明诚软磨硬泡,勉为其难答应了,除了用大量掩盖剂遮掩明诚身上的气味,明楼还把明诚打扮成了一位中世纪的小姐,但就这样还差点出了事,但是个中刺激也成为他们俩一段难忘的回忆。

往昔让明诚有些脸红心跳,但想到谭宗明要带赵启平去又让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明楼后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回香港,肯定不会同意他一个人自己去这种地方,但明诚非去不可,而且既然要去了……明诚的嘴角露出一抹不着痕迹的微笑,马上在电话里“顺便”让梁仲春把这件事情透露给了汪曼春,梁仲春在明诚的默许下,也是拿着汪曼春好处的,现在这个顺水人情自是推得他窝心。


季白给了庄恕两天时间,两天后,他再次来到庄恕的办公室。庄恕把离婚协议书放到季白的面前,底下赫然签着他的大名,这让季白一下子有种心被掏空的感觉,他甚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庄恕居然同意离婚了!

庄恕似乎预料到了季白的反应,说道【我不想离婚,但你执意如此,我也很无奈……这份协议……如果你只是为了气气我,现在就撕了吧……】

庄恕说着就要趁机把季白面前的白纸黑字给拿走,季白这时反应过来,一巴掌按下,说道【谁说我不想离的?】季白一手按着,另一只手快速的从庄恕手中抽走离婚协议书,像是怕被对方给抢走似的,【我不仅要离婚,我还要一一的抚养权!】

庄恕听到季白的话一点也不惊讶,甚至也不生气,摊手说道【那就打官司吧,打不赢你,我也得争取一下,不是吗?】

庄恕悠然自得的态度让季白一口气憋在心里,仿佛他们现在不是在讨论离婚,而是在讨论去哪里度假!季白扔给庄恕一个白眼,拿着离婚协议书起身准备离开,这时候他的手机又想了,这次的号码不再陌生,正是前几天谢晗打电话给他的那个,之后谢晗便没有再联系他。

两次都是在庄恕的办公室里接到电话,敏锐的直觉告诉季白,谢晗一定是在什么地方监视着他,他拿着手机对庄恕说接个电话再走,不着痕迹的接起电话晃到窗边。

季白想得没错,远处的谢晗正在用高倍望远镜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小白~这是要和老公离婚吗?】

【谢晗,你急着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当年我就说他不好,我们之间的误会都是他造成的,你偏不信……如今……】

【没其他事我挂了】

【等等!】谢晗知道季白说挂便马上会挂,赶紧出言阻拦,说道【今晚,今晚十点之后,你来我实验室,我有事情找你】

【好!】

季白答应了谢晗的要求,挂了电话,身边的庄恕竟一脸凝重的看着他,迫不及待的问道【谢晗?他找你干嘛?】

季白朝他一挑眉毛,反问道【和你有关吗?你现在已经是我前夫了!】

庄恕被对方一句话呛噎了,恨不得抢下刚才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给咔嚓撕了,【现在协议还没生效!】

季白得意的朝他挥挥手,说道【法院上见!】便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李熏然回到办公室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抬腕一看手表,已经快九点多了,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这时他才发现自己饥肠辘辘,晚饭都没吃,跑了一天的外勤,总算是有些收货,这几天调查小山制药走私的那批腺体和汪曼春之间的关系,他发现如果推断没有错的话,汪曼春十有八九是个beta,那么依照她的性格,不愿屈于人下想要得到好的腺体进行移植,可以理解。

李熏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Omega和Alpha都有天赋带来的缺陷,作为beta普通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何况勤能补拙,很多人没有到了拼天赋的阶层都已输在了懒惰的怀抱。虽然他觉得众生平等,他情愿做个beta,但不得不承认也有一部分人渴望成为AO。

和同样留守加班的易小川交代了一下调查结果后,李熏然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面放着一个牛皮纸袋,易小川告诉他说是医院送来的,李熏然嘀咕着以为是凌远给他的,打开一看居然是赵启平的流产报告,原始资料!

这件事情李熏然一直有去追问,但他自己最近也很忙。对方一直三缄其口,死死咬定是常规的人流手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怀疑,问了几次之后迫于无奈,他只能亮出自己警察的身份,噶朴素他们事关重大,勒令给个事实交代。于是,原始的病历现在就被放到了他的桌上,那么很显然有人故意在其中动了手脚。

李熏然把报告砸着甩在桌上,嘲讽的冷哼了一声,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除了谭宗明那个妈,还有谁那么吃饱了没事干!他气愤的抓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谭宗明,但是对方没有接,再打给赵启平,电话也无人接听,最后电话打到了他们家里……


赵启平换好了谭宗明送给他的衣服,是一套红色的西装礼服,只是裤子被换成了华丽的裙子,大红色的千鸟格呢裙带着异域的苏格兰气息,里面加了好几层厚重的衬裙让裙子变得有些蓬松,配上长筒大腿袜和短靴,绸缎大花边的白衬衫,让他看上去像个精致的娃娃。赵启平没有打理自己的头发,任由刘海披散在额前,他并不想穿成这样去参加什么幺蛾子的化装舞会,手里拿着那个银色的面具,谭宗明一身剪裁得体的高档西装,走到他的身前,从他手里拿过那个面具,绕到他的身后,给他戴上。

【如你所愿,今晚之后你就可以离开我了……】

赵启平张开口想说什么,却没有发声,谭宗明抬起自己的手臂,他伸手挽住,从背影看上去,他们是一对登对的即将去参加晚宴的夫夫,这时家里的电话铃声想起。

又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打来呢?谭宗明和赵启平很有默契的,任由电话铃音在空荡荡的家中畅响,都没有要去接的意思。

这里的人只有两种颜色,黑色的是Alpha,红色的是Omega,红色的Omega即使全身赤裸像条狗一样的被拴在主人脚边脸上都戴着假面,大部分的他们穿着都很暴露,方便路过的Alpha们上下其手,像赵启平这样上下裹得相对严实的几乎没有,但即便如此,仍有不少人会在路过时故意拨弄撩动他的裙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李熏然放下电话,拿起车钥匙,连椅背上的外套都顾不上拿,电话都没人接,他准备去找赵启平,可是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季白发来一条短信,叫他现在去谢晗的实验室。李熏然问易小川,季白去了哪里。易小川告诉他,他后脚回来,季队前脚刚走,说是去见一个老朋友。

想来这个老朋友应该就是谢晗,李熏然看了短信之后,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一开始他以为季白是想叫他开车去接他, 便直接电话打了过去,但季白没有接,一想刚才进来的时候季白的车不在院子里,于是他用手机定位上查看,季白的车的确是停在谢晗实验室大楼的那个位置。


【你说他多久会到?】谢晗笑着问季白。

倒在血泊中的季白此刻奄奄一息,而李熏然正在赶来的路上。

tbc

1、《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戳~

3、已完结男朋友系列再刷预售链接 



评论(82)

热度(364)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