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94



李熏然醒了,但是他没睁眼睛,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加湿器发出微弱的声音,没人?太好了!李熏然松了一口气,这才睁开了眼睛,一抬手发现自己的手上各抓了一团毛线球,手指穿插在毛线里,这是什么呀?!我又不是猫……李熏然刚甩了一下手,牵动了伤口,不敢动了,手里的毛线球滚落,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浑身哪儿哪儿都疼,尤其是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李熏然想要挣扎着坐起身,门外传来了小护士的声音。

【院长您来了,他还没醒】

接着是开门的声音,凌远来了,妈呀!不想见到他啊!

凌远一进门,看到地上滚落的毛线球就知道床上的人醒了,果然再一抬头,脸蒙被子里了,凌远忍不住笑了,捡起毛线球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拍拍被子包。

【醒了?蒙被子里干嘛呀?】

【没脸见人……】

凌远心疼,安慰道【没人看见,警察到之前,我就把你救出来了,不过你是Omega的事情瞒不住了,毕竟谢晗他就是冲着你的腺体来的,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出来!】

被子里的人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嘟囔道【我没脸见你……】

这话说得凌远哭笑不得,心里却跟着难受,他把手钻进被子里,轻轻摸到李熏然的手握住安慰,笑着说道【也是,谁叫我们李警官每次丢脸的样子都被我看到,怎么办呢?那小的我只能门外候着,您有事按铃叫我】

【别走!我渴……】

李熏然这急得一喊,说话的声音就跟破铜锣似得,凌远吓得赶紧给他倒水,李熏然以为凌远走了一掀被子,忘了自己身上的伤,疼得龇牙咧嘴哎哟直叫,两个人手忙脚乱的。

【哎!你别乱动啊!我没走啊!】凌远吓得差点儿把手里的杯子给摔了,【这浑身是伤的……你……】凌远看到李熏然一脸要强的样子心里堵得慌,恨不得替他受罪,责怪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李熏然疼得额头冒汗,他手腕疼,肩膀疼,屁股疼,这上上下下就没一个舒坦的地儿!可比起疼更多的是满腹的委屈不甘,原本是去抓坏人的,可三哥没救到还搭上了自己,被蹂躏折磨得那么惨,最不堪的样子都被凌远看到了。

李熏然觉得尴尬,便没说话,凌远也没说话,两个人沉默着,凌远一口一口的给李熏然喂水,李熏然嗓子疼得火烧火燎的,急着想多喝,凌远不给,【不能急,慢慢喝,万一呛到了,咳起来又要受罪了……】

平时喝起水来像小牛一样的李熏然变成了大家闺秀,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饮,喝个水喝了好久,终于能再说话了,李熏然开口第一句就是问季白怎么样了。

【他……他没事,额头上的伤看着吓人,流了点血,现在已经醒了,比你醒得早】凌远这么回答道,【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凌远的表情诚恳意切,李熏然点点头,还想问什么,李主席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吃的用的,就连枕头都给李熏然带来了,凌远见了赶紧上前帮忙搭把手。

【熏然啊,你爸爸他警局的事情忙,你和季队都受伤了,他调了一个叫洪少秋的人过来帮忙,季队整理留下的线索很全,坏人很快就能抓到了,他让我告诉你,你就安心在这里养病,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李熏然听着他妈的话,扯着笑点点头,只是抿着的嘴角勉强上扬的弧度让他的这个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样也帮不上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快点好起来。

李熏然的一举一动凌远都看在眼里,他知道李熏然心里苦涩失落,而他却也帮不上什么忙。凌远想到庄恕告诉他的话,李熏然的腺体破损了,除了以后很难怀孕,他体内的信息素数值也降到了最低,身上不会再有信息素的味道,自然也就不会再发情。

初遇的那天晚上,寻着味道而去他发现了被围困着的泡泡糖,从那一天起,上天给了凌远人生最大的礼物,而如今,凌远最喜欢的泡泡糖味道没有了,他却一点都不难过也不在乎,凌远更关心的是眼前的人满身伤痕,白色的纱布绷带能修补他身体上的伤,可是心里的呢?

此刻的凌远突然体会到了当初庄恕的心情,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伤挨疼,自己除了站在床边看着心疼,什么忙都帮不上,这种揪心的感觉比什么都难受,情愿疼的是自己。

【熏然啊,妈妈给你煲了老母鸡人参汤,要不要喝点啊?躺了两天了,都没吃东西,你看你脸颊都瘦的凹进去了】

【妈……我现在吃不下……】

【伯母啊,他刚醒,要不东西就先放这儿,等会儿他饿了再吃】

【那好吧,我给季白也带了一份,凌远啊你等会儿给他送过去】李主席拿着枕头过来给李熏然靠上,一不小心碰到了他肩膀的伤,李熏然咬牙没叫,凌远急得伸手又缩回去。李主席又问道【熏然啊,要不要上洗手间啊?】

【我……我不要……】李熏然脸红得冒汗,嘴上这么说,其实他快憋死了!但他妈和凌远都在这儿,让他怎么尿得出来啊!

当妈的看到自己儿子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想尿尿,迫切照顾的心情忽略了李熏然的意愿。李主席拿起床下的夜壶,刚站起身就被旁边的凌远接过手。

【那个伯母啊,还是我来吧……】

床上的李熏然满脸通红低着头,凌远也是一脸尴尬,弄得李主席也变得尴尬起来,本来自己儿子受了那么重的伤躺床上,她这个当妈的伺候着也没什么不对,可现在很明显她们家熏然有了凌远,她就显得多余了。

【熏然啊,你脸色不好,等会儿睡之前吃点东西,妈先走了,晚上再和你爸一起来看你】

【恩,妈再见】

李主席走后,李熏然的尿意就更急了,他见凌远还拿着个夜壶愣在原地,便忍不住开口说道【我要……嘘嘘……】

【啊?】

【我要上厕所!】李熏然红着脸用气音喊道。

【哦哦哦!】小凌子拿着夜壶赶紧过来伺候着。

【哎呀!我不要用这个,你扶我去洗手间!】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李熏然急了,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凌远还要跟他抬杠,【用这个我尿不出来啊!】

凌远也急,知道李熏然害臊,但也不能什么都依着他,下床是肯定不行的,只能耐心劝道【然然,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泡尿憋死英雄汉,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还想站着上厕所?大丈夫能屈能伸,反正你在我面前丢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索性这辈子就在我一个人面前丢脸吧~再说了,以后老了说不定要你伺候我了呢?】

凌远一边说话一边伺候李警官的小鸡鸡如厕,床上的人果不其然又用被子蒙住了脸,憋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那声响让李熏然臊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凌远伺候完李熏然,坐到床边,没像过去那样掀了他的被子,而是叹了口气,有些话当着李熏然的面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这样反而给了他机会,虽然李熏然蒙着被子,但凌远觉得没脸面对对方的那个人是他,反而不是害羞的李熏然。

【然然……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点标记了你,你也不会被谢晗掳走,遭了那么多罪……】

李熏然在被子里听到凌远这么说,其实他早就料到了凌远会因为这个而自责,想好的说辞便脱口而出道【坏人要作恶是拦不住的,怎么能怪你呢?而且今天就算遭罪的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换做其他人说不定就没有我那么好的运气,有你来救我】

【我知道……可我没有办法不自责,就像你没有办法不做噩梦……对不起……】凌远声音哽咽的说道。

李熏然掀开被子,就看到一滴眼泪从凌远的眼中夺眶而出,他吃力的坐起身要抱抱,凌远小心翼翼的把他揽进怀里,让李熏然尽量不牵扯到伤口靠在自己怀里。

躲进了凌远的怀抱,李熏然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筑起的堤坝慢慢的溃散,难受委屈的情绪慢慢随着眼泪宣泄了出来,【其实没什么……就是有点儿疼……不过还好,我想着你,你就来了……】

【看到你伤成这样,我真的……】凌远难过的说不下去,抽泣中带着绝望,【我没有你那么勇敢,我很怕……】

李熏然一听心里发抖,推开了凌远坐直身子,可又碰到了身后的伤处,但也顾不得疼痛,急着说道【可是我以后还是会磕磕碰碰,大伤小伤不断……我是个警察……】

【我知道,我知道……那我就负责给你修修补补,所以,把以后伺候你的机会只留给我一个人好不好?】凌远急切的说道。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李熏然的心头一热,经历了劫后余生,眼下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看着凌远呆呆的问道【你……喜欢我什么呢?】

【什么都喜欢,就连伺候你嘘嘘都喜欢!】

凌远口不择言的回答把李熏然给逗笑了,但这个嘘嘘还是让他臊得慌,伸手锤了一下凌远的胸口又忘记了自己手腕上的伤,疼得哎哟哟直叫。

凌远又被吓得快哭了,捧着他的手检查有没有伤到。李熏然偷笑,其实也没那么疼,明明再疼的都挨过,可到了凌远面前的他,就是爱掉眼泪爱喊疼,看到凌远着急心疼的样子,原本的疼也就不那么疼了。

【嘘你个大头……】李熏然笑着躲进大头的怀里。

【那你呢!你喜欢我什么呢?】

【这个问题谢晗也问了我】李熏然故作思考状说道。

【你怎么回答他的?】凌远一脸期待的问道。

【看脸~】李熏然抬起没受伤的手摸摸凌远的脸蛋。

这个回答让凌远皱眉,以色侍人能得几时好?【那我老了怎么办?】凌远问道。

【那也是个帅老头儿啊~】

话虽如此,至少他是有吸引李熏然的资本的,凌远突然想到李熏然曾经说很早就喜欢上他了,比喜欢季白还要早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呢?

tbc

本子预售延期到3.15,四月发货!

1、《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戳~

3、已完结男朋友系列再刷预售链接 



评论(41)

热度(374)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