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98




就在谭宗明准备告辞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了,一个拄着拐杖的小帅哥来了,谭宗明见了赶紧上去扶他,嘴里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了?凌远呢?】

【他不在,我偷偷溜过来的,等会儿还要溜回去!】

李熏然的左肩还裹着绷带,走路一瘸一拐的,笑得有点傻气,见了他就吼道【三哥!!!你没事吧!!!】

健气十足的吼声把旁边的谭宗明吼得一愣。

【熏然,季白没聋……】

季白的脸上渐渐露出大笑,哎哟!这哪里来的老可爱啊!

想来应该就是对门的病友,听凌远说是他的好丽友好朋友,战友兼同事,一起受伤进来,这革命友谊肯定情比金坚。

谭宗明扶着李熏然坐下,季白见李熏然万分小心的把屁股搁到沙发上,便好奇的问道【那个……你伤哪儿了?】

【啊?肩膀,肩膀上……】

这个问题一下子让李熏然红了脸,季白逗他的心顿时熊熊燃烧,就想逗逗眼前的老可爱,说道【我怎么觉得你伤在屁股上啊?】

【我,我摔的……】

有了李熏然,季白又有了新的乐趣,便想赶紧把谭宗明给打发走了,临走前,李熏然想起一直没见着赵启平便问了谭宗明一声,谭宗明正不知怎么开口,季白给解了围,谭宗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三哥,你没事吧?】李熏然看到季白的额头上缠着绷带,关心的问道。

面对老可爱一脸真诚担忧的关心,季白的心里暖暖的,他原本就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李熏然的脸颊,说道【我没事,倒是你呢,怎么瘸了?】

【我没事……都是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

眼前的人很乖,有种让人想好好疼爱的欲望,季白觉得虽然自己比老可爱小很多,但是他的想法一向是很成熟的,他现在不记得其实他也就比李熏然大了几个月而已。

【要不要吃零食?我这里什么都有!】

听到零食,李熏然两眼放光。

【泡椒凤爪吃不吃~?】

听到泡椒两个字的时候,李熏然已经开始咽口水了,他一脸希冀的点点头。天知道这两天清汤寡水,白粥咸菜的,吃得他都快两眼发红变兔子了!

面前的凤爪向他伸出了罪恶的魔爪,李熏然伸出手颤巍巍的刚要接过!

【李熏然!!!】凌远的怒吼声传来。

李熏然吓得想缩手,但是本能的欲望鬼使神差般的催使他条件反射的一把抓过凤爪,紧紧的拽在手心里,心脏扑通直跳,仿佛怀揣了一个热烫的新鲜皮夹子被警察逮个正着。

李熏然的动作让季白眼前一亮,他忍住笑,看到凌远气冲冲的走过来了。

【你怎么自说自话跑这儿来了!】凌远生气的质问道。

【我跟你说了我想过来看三哥的……】李熏然糯糯的回答。

【那我同意了吗?我说等我回来就带你过来,你就那么等不及吗?你知不知道我回到病房看见你不在有多着急!还以为你又给人绑架了呢!出来也不说一声!你多大了?还让人担心!一点都不懂事!】

哟哟哟!多大点儿事儿啊,瞧凌远急得!原来凌远喜欢老可爱,还喜欢得不得了啊!都快把人骂哭了~啧啧!那么宝贝你揣兜里得了!

季白看好戏一样的看着眼前两个人,凌远是个冷漠的人,对待外人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他有点像,要不怎么别人都说他俩高冷呢。可眼前的老可爱大概是他的心头肉吧,那么宝贝~

季白的心里有些高兴凌远找到了自己爱的人,又有些失落的羡慕,谭宗明和凌远都找到了自己爱的人,可是他呢?

【你手里拽着是什么?】凌远严厉的质问李熏然。

【我,我……没……】

泡椒凤爪被发现了,没收!

【赶紧回去躺着!】凌远说着弯腰把李熏然给抱了起来。

【我,我自己走!】李熏然抗议,但凌远没理,抱着他就往外走,他又朝季白喊道【三哥,我明天再来看你!】 


凌远把李熏然抱回病房,放床上,拿凤爪敲了一下他的头,教育道【一不留神你就到处跑,还敢吃辣的!】

李熏然低着头,很不高兴,刚才凌远在季白面前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他拉着脸钻回床上被子里,凌远把那个凤爪哐一声扔垃圾桶里,对他说道【我现在去楼上拿些文件下来,很快回来,你不许乱跑了听见没有!】

【恩……】

关门声传来,凌远走了,过了一会儿又折了回来,把垃圾桶里东西收拾给带了出去,门又关上了。

靠!这几个意思!感情还怕他李熏然为了个凤爪去捣鼓垃圾桶?!真是欺人太甚!哼!不理他了!


季白被庄恕和凌远明令禁止出门,可是见李熏然行动不便都下床摸来逛逛,有人带头,季白也耐不住寂寞了,翻来覆去左思右想,大不了被骂一顿还能怎么地!他下床悄悄打开门,脑袋钻出去望了望,走廊上没人,像做贼似得猫到对门。

透过小窗户,他看到凌远捧着文件坐在床边,根本没在看手里的文件,而是看着床上的人,床上的人侧着身,背对着凌远,面对着季白这边,一脸的不高兴。

哟!这肯定是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了,凌远是不好,把人家当小孩儿一样训!

只见凌远用笔戳戳床上的人,李熏然往前挪动了一下,拒绝骚扰,凌远把腿上的文件搁旁边,继续孜孜不倦的用笔戳戳,李熏然愤然回头就被候在旁边的凌大狼给圈住了。

哎哟喂真不要脸!没眼看了!季白捂眼,漏着指缝偷看房间里的两人亲亲,啧……亲起来还没完没了了,哼……

看着看着,季白心里失落了,舔舔嘴唇,他也想有人亲亲,十七岁的少男正是对情爱充满了懵懂和冲动的年纪,季白不由的幻想了一下他和爱人之间亲亲的样子,顿时红了脸颊,口干舌燥,一晃神,脑海中的对象居然是庄恕,妈呀!季白赶紧甩甩脑袋,再抬头一看,凌远坐回了床边,陪着床上的人一边办公一边聊天,两人说说笑笑,摸摸小手,偶尔亲一下,那个亲密腻歪的劲儿哟,看不下去了。

季白无心再溜达,又悄悄的猫回了自己房间,深深的不开心了,他怎么就没人陪!怒拍床板,一个人住那么大的病房!那个庄大头死哪儿去了!

这么一气,他的肚子也跟着叽里咕噜抗议起来,哎哟!不行了!肚子好疼啊!

季白冲进厕所里,稀里哗啦一通,过了一会儿扶着墙出来,没走到床边又跑回了厕所,这么来来回回拉了几次,终于拉完了,季白脸色煞白,浑身无力,站着腿都在发抖。

这时庄恕回来了,一进门就看见季白颤巍巍的扶墙站在那儿,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吓得他赶紧跑过去,二话不说把季白打横抱起。

【你这是怎么了?】庄恕关心的问道。

被抱起的季报一愣,心中有些小惊喜!想到刚才凌远抱着李熏然的样子,他把手也环上了庄恕的颈项抱住,原本发白的脸色飘了一丝绯红,庄恕把他放在床上的时候,他竟对这个怀抱有一丝不舍。

庄恕拉着季白的手腕给他把脉,然后看到了一圈零食的包装,吃了不少,还喝了可乐,最后看到床上的人一脸心虚的表情,他叹了一口气,摸摸季白的头,说道【生着病不能这么乱吃的,把肠胃吃坏了怎么办?嘴馋也要忍忍啊】

【谁叫你不见人影的……都怪你!】季白撇着嘴一脸别扭的说道。他原以为庄恕会像凌远对李熏然那样,把他狠狠教育一通,没想到对方那么温柔,弄得他小心脏一蹦一蹦的!

庄恕皱着眉头,让他好好休息,便要转身出去,季白急忙问道【哎你去哪里啊!】

【我去楼下食堂给你买点吃的,马上回来!】


不一会儿,庄恕拎着两个白盒子上来,打开一看里面是热乎的酒酿糖鸡蛋,季白肚子都拉空了,小腹都是凉的,这热腾腾的的糖水喝下去通体舒泰,暖了肠胃还发了汗。他坐在床上,看着庄恕给他收拾病房,零食也没给扔了,都放进了柜子里。

【你零食少吃点,老谭也真是的,给你买了那么多……】

房间收拾好,季白已经把碗吃了个底儿朝天,还一脸没饱的样子,庄恕把另一碗也端给了他。

一碗的确是不够季白吃,可他看着另一碗也是他的,便问道【那你不吃吗?】

庄恕摸摸他的头说道【都是给你的,吃完早点睡觉】

【吃完我想洗个澡……】

庄恕犹豫了一下说道【你额头上伤还没好全,身体又虚,今天别洗了,再忍忍,明天洗】

【可我难受】

【听话,再忍一天,今天先用热水擦擦】

季白想到自己刚醒的时候,庄恕给他擦身,羞窘的低下头小声说了一句,【我自己擦……】


庄恕给季白打了热水,季白在里面擦身,他站在外面“避嫌”。吃饱擦完该睡觉了,季白却不肯躺下,说要再看会儿电视,可电视里放的偶像剧他明显一点都不感兴趣。

庄恕收拾着浴室,身后传来的季白的声音,【你一直在这里陪我,不用工作吗?】

庄恕听着这意思是要赶他走,便说道【还有点病历要处理,我等你睡了就去楼上工作,你如果有事就按铃】

季白听着很不高兴,人凌远是院长都捧着一大摞的文件陪李熏然,这病房那么大,沙发茶几的,难道不够堆你的文件吗!

庄恕见季白拉着个脸,便关心的问道【怎么了?肚子又不舒服了?】

【没有,你快上去工作吧,别因为我耽误了,我要睡觉了】话是这么说,但季白并没有要躺下的意思。

庄恕带着垃圾准备出门,手刚放上门把,身后又传来了季白的声音,【你们医院没什么都市传说吧?】

【什么都市传说啊?】

【……闹鬼啊什么的】季白拉起被子盖住自己,嘟嘟囔囔着【那么大个病房,我一个人住,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碰到点什么……】

感情这是怕鬼啊?没道理啊,季白向来热衷于鬼故事恐怖片和他所谓的都市传说,常说警察就是正义的化身,牛鬼蛇神都不怕,可庄恕转念一想,现在的季白只有十七岁,胆子再大,一个人住院还是头一遭,怕也正常。

【那我去楼上把东西拿下来,在这儿陪你?】

【去吧】季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副领导的口吻,让庄恕出了门还感觉有点怪怪的,毕竟他领导凌远都没这么跟他说话。

捧着工作下楼,病床上的人已经躺下了,电视剧关了,灯也都关了,只有病床边的落地台灯下那个单人小沙发还有光,感情这是给他留了座位?

床上的人卷着被子,状似睡着了,庄恕忍不住笑了笑,想让人陪就直说嘛,什么怕鬼,兜个大圈子,别扭!

tbc

本子预售延期到3.15,四月发货!

1、《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戳~

3、已完结男朋友系列再刷预售链接 



评论(45)

热度(407)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