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115、116、117

三更!先提前说一声恭喜~!

文中删减的肉以及诸多精彩番外都会收录在本子中!

等待回消息的日子漫长而煎熬,对谭宗明来讲是这样,对赵启平来说亦是如此。

担任两门课的助教让赵启平的工作变得繁重很多,好在大多都是案头工作,他会把一些批改作业的工作带回家,上午没有课的时候在家工作,这样他可以躺在沙发上,疲惫的身体会舒服很多。经常的,他会发呆,想起谭宗明,想起他们之前的种种。

在爱人不在身边的日子里,即使过去那些吵架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开心的,他们是那么相爱又是如此幼稚。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推移,赵启平开始怀疑谭宗明是否真的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离去失去了信心,每每怀疑,每每他总是想到互相坦诚心意的那一晚,再次重拾对爱情的信心。

但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对方依然没有消息,赵启平联系过李熏然,但“李熏然”告诉他,邮箱地址他已经给谭宗明了,对方也收下了。这下让赵启平更忐忑不安了。

然而赵启平不知道的是,此时有一个人比他更煎熬。谭宗明心想着赵启平既然给了李熏然联系方式,自然是他能联系他,这点小心思谭宗明自认为不会不了解,但是发出去的邮件犹如石沉大海,他等了一天,想了无数种可能,也许赵启平还没有看到,也许赵启平正在忙,也许……他把自己投入忙碌的工作来强迫自己不整天盯着邮箱看。

一天之后他等不了了,既然赵启平不回自己的消息,那总该回李熏然的吧!他找到李熏然,李熏然对此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再次尝试联系赵启平,这一次赵启平回信了,洋洋洒洒说了一大段,赵启平说自己现在过得很好,过去太痛苦,上一次流产对他来说的打击很大,希望这一次孩子能平平安安的降临。同时,也不希望再和谭宗明有任何关系,虽然他也是孩子的爸爸,但是他并不想谭宗明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赵启平知道谭宗明不会对他善罢甘休,所以以后这个邮箱地址就作废了。李熏然还想说什么,邮件发过去被退了回来。

谭宗明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些被退回的红色邮件,愣是盯了整整三分钟,然后二话不说拿起电脑找到公司里最牛的工程师,破解对方的IP地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黑客找到了源地址,但是很显然对方也是个懂行的人,地址被篡改了,无法追踪。

赵启平难道真的不想让他找到他吗???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会电脑的人,那么他不是独自一人,难道是他妈一直派人软禁着赵启平???

赵启平的下落又没了线索,就在这时李熏然又急急忙忙的找到了谭宗明,他想起之前赵启平第一次跟他联系的时候,说起自己那边的天气正在下大雨,李熏然查了全国各地的天气预报,最后查到了几个地方,加上联想到赵启平邮箱地址的后缀,赵启平最有可能在的地方是香港。

虽然在香港这个事实让谭宗明着实吃惊不小,自己和明楼明诚围着上海北京找了那么些个时日,谁也没有想到赵启平会在香港,然后谭宗明又一查,自己家的私人飞机,的确在赵启平离开的那天前后去过香港,他就更确定了赵启平一定在香港。

谭宗明松了一口气,香港地方不大,学校就那么几个,又有地头蛇明家兄弟帮忙,找起来应该不会太困难。明诚小产后的身体也恢复了,便和明楼明镜一道回到香港,动用各种关系帮助谭宗明找赵启平。

家人既然都回来了,自是要一起吃顿饭,这天明台回到明家在白家湾道的大宅。一进门,屋内饭菜飘香,阿香正在厨房里忙活,明镜见识他回来了,很是高兴,明台问起大哥和阿诚哥,明镜告诉他两个人一回来就钻进书房,说是要找什么人。话说至此,只见三两个公司的秘书搬着几个纸箱往楼上走去,明台便跟着一起上去了。

书房里,明楼和明诚正在翻阅文件,屋内大小箱子摆放着各个高校的档案,从港大到教育学院,一应俱全。

【大哥,阿诚哥,你们在找什么呢?】明台问道。

【找人!】

【找谁啊?】

【赵启平】

【赵启平不见了?】明台试探性的问道,又指着这些文件道【他来香港念书?】

【高校都有一些附属的慈善机构,收容所之类的地方,我们查查他会不会在那里……你没事帮忙一起看看呗】明诚说道。

明台听话的随便拿起一本名单翻阅着,一边说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纸质档案啊……】

【怕他没用自己的真名,而且……白纸黑字至少不能篡改……不能太相信机器】明楼说道。

【老古董……那也用不着你们俩亲自动手吧?找下面人去找不行吗?】明台问道。

【老谭找他都快找疯了,我们都怕不亲自找会遗漏】明诚回答道,【而且之前找了那么多地方,谁又能想到他在香港呢……】

【好歹你以前也喜欢过人家,怎么感觉他不见了你一点都不关心啊?】明楼问明台。

【他又不喜欢我……】明台嘀咕道。

【听大姐说你最近谈恋爱了?和谁啊?一个学校的?】明诚关心的问道。

【是啊,我们还同居了呢~】明台得意的说道,【所以,你们别有事没事到清水湾来找我,我们要二人世界!】

明楼和明诚笑着摇摇头,可是在明台心里却笑不出来。

香港就那么豆腐干大小的地方,凭明楼加明诚的手段和头脑,赵启平被他们找到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其实说不定赵启平搞了一个假的ID,然后去学校或者校附属医院上班也有可能啊?】明诚提出了一个设想。

【恩……但他肯定是没有编制的那种外聘,明天去问问呗~】

【你们俩好无聊,我懒得在这里陪你们翻资料,我去看看厨房里有什么好吃的……】明台扔下手里的文件,转身出门。

明台走了之后,明诚问明楼,【这小子最近怪怪的,你觉得吗?感觉好像有事瞒着我们……】

【是有点怪,谈恋爱了呗~】

到了饭点,楼下阿香叫明楼和明诚吃饭,饭桌上明镜明楼明诚和阿香,独独少了明台。

【来都来了,都要吃饭了怎么走了?】明诚好奇的问道。

【明台说学校里有急事要先回去,我给他带了煲的汤,我们吃吧】明镜说道。

【今天周日学校也有事?】明楼问道。

【他说什么社团活动,哎呀!你就别管他了,不该管的瞎管!】明镜一脸笑的打断明楼,【你和阿诚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刚谈恋爱急着回去怎么了!】

明镜一句话把明诚给说得脸红了,手肘拱拱明楼,让他别再问了。

明台并没有回家,周日的下午,赵启平会去图书馆准备周一上课的材料到八九点,一般这天明台都会去接他,然后赵启平请客,两人去吃便宜的茶餐厅。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明台的车已经停在了图书馆不远处的停车场,赵启平在三楼南边一个靠窗的位置,远远的望去,他正在认真的备课中。

明台坐在车中呆呆的望着赵启平,回想起这段时间在同个屋檐下的点点滴滴,心情变得复杂。他没有经历过真正相处在一起的爱情,他以前暗恋明诚但是他并没有真正的和阿诚哥在一起过,他的阿诚哥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完美爱情的幻想对象。但是和赵启平不一样,这段时间,明台终于感受到了那种和爱的人生活在一起的感觉,赵启平腹中的胎儿一天天长大,明台看到他变得嗜睡,为他盖上毛毯,看到他变得贪吃,为他准备很多零食。

明台在车里抽着烟,握紧了手中的电话,他变得贪心,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得到赵启平,他不甘心他们幸福相守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一想到赵启平又要回到谭宗明的身边,明台就觉得喘不过气来,他掐灭手里的烟头,打开窗,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个陌生的来电是齐淑兰完全没有想到的,她放下手里的电话,这时门外的佣人告诉他谭宗明来了。数月未见的母子俩,一时竟无言相对,齐淑兰知道谭宗明来找他十有八九是为了赵启平的事情,她也等着他开口,却没有想到谭宗明向她提出要把手里的所有谭氏股份全部转让给她。

从一开始要踢她出董事局,到现在要把自己所有的股权都转让给她,这个赵启平真的是把谭宗明迷得不轻!

【我是你妈,我不要你手里的股份,我们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你这么做没意义】齐淑兰一句话把谭宗明的要求给弹了回去。

谭宗明笑笑道【你不是一直担心赵启平是冲着我的钱来的吗?现在我拿工资,给你打工,难道不好吗?】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他回来的话,我可以帮你想办法……】

【你什么意思?】

【不过……如果到时候是他自己不愿意回来的话,你还要勉强吗?】

【我不会勉强,我会尊重他的决定,你会同意他回来?】谭宗明怀疑的问道。

【你既然觉得他那么爱你的话……】


这天晚上,谭宗明到凌远和李熏然家做客,难得的李熏然下厨,凌远和他便在阳台上品着红酒,今天大家的心情都不错,明诚打电话告诉他,已经找到了赵启平大概在哪个学校,估计后天就能找到了,所以谭宗明定了明天一早的飞机去香港。

【你真的打算放弃了?努力了那么久,那么执着不就是为了向他们证明当初抛弃你是错误的吗?】谭宗明问道。

【是啊……执着了那么久……】凌远叹了口气,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说道【可我现在发现没有必要去向不在乎我的人证明我存在的意义,证明了那又怎样呢?我的价值只要他明白就好了~】

厨房里的李熏然穿着围裙欢快的哼着儿歌,伴随着抽油烟机和锅碗瓢盆的交响乐,他朝阳台这边喊道【红烧胖头鱼要不要放辣~~???】

【少放点辣!吃了拉肚子!】

【好嘞~!】

有这样温馨快乐的小日子过着,谁还有那个心去争天斗地的。

【你别说我了,你呢?】凌远问道。

谭宗明笑着摇摇头,【我没办法像你那么潇洒,不过你这招爱美人不要江山倒是让我学到了不少~】

【你可没我那么好脱身】


又是一个寻常的工作日,赵启平上午有课,他早早起床,洗漱一番,换衣服的时候意外发现自己的小腹微微凸起,他惊讶的揉揉眼睛,又用手摸了摸,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他肚子大了点!小宝宝正在健康的成长,他马上把这份喜悦分享给了明台。

【原本我还一直担心!都四个多月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这小家伙竟然不知不觉就长大了!!盒盒盒盒~~~】

明台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赵启平,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胖了好多?】

【有吗?】

明台故作认真的点点头,问道【你都多久没穿牛仔裤了?】

赵启平转身一照镜子,发现自己穿着运动裤的屁股都是圆鼓鼓的,他噘着嘴左右摇晃着看看,套上连帽衫,镜子里的人圆润了不少和以前的赵启平判若两人,那个染着红毛穿着花衬衫和紧身骚包小牛仔的夜店小王子已经被他遗忘在了时光里。

【我觉得你胖点儿挺好的,本来就太瘦了……】明台走到赵启平身后,看向镜子中的二人,问道【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

这个问题把赵启平给问住了,他一直忙于工作和生活,还真没有静下心来想过名字的问题,不过突然之间灵光一闪,他转过头,笑着对明台说道【我和宝宝流落香港,今年又是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我叫赵启平,他就叫赵小平吧~小名就叫小小,反正这家伙五个月才显形,肯定小小的~】

赵启平抚着自己的小腹,笑得一脸幸福,明台的心里却有些隐隐的难过,他情不自禁的轻轻拥了一下赵启平,怕对方推开他又很快的放了手,问道【那为了庆祝,我们今晚去吃顿好的,好不好?】

【好~!我请客!】

【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就一节课?】

【恩~】

【那我来接你!】

【好!】


谭宗明一大早飞往香港,齐淑兰也布好了她的局,明台接了赵启平之后带着他来到一家高级餐厅。服务员伺候两人落座,端上白水,递上菜单。

赵启平偷偷轻声朝明台说道【这里太贵啦~~~我请不起!!!我们还是去吃茶餐厅吧!!!】

明台笑着轻声说道【我请客~随便点!】

【那我就不客气啦~】

两人点完餐,明台像平时一样询问赵启平今天怎么样,赵启平流水账的说着一天的事情,偶尔发生的趣事,也关心的问明台,学校里学习怎么样。两人就像在家里最平常的晚餐,平平淡淡的幸福。

明台切着牛排,偷偷打量着赵启平,他可以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他想要的是最普通的幸福,拥有他让你觉得和一个最出众的人过最简单的生活这件事本身就拥有了无比的乐趣,平淡的一顿饭都能吃得有滋有味。

【启平,你有再联系过谭宗明吗?】

听到这个名字,赵启平动作一顿,复又点点头,【有一天太想他了,就忍不住找了熏然……】

【其实你想要回到他身边,为什么不直接找他呢?】

【他妈威胁我,如果我再回到谭宗明身边的话会对我家人不利……而且我一个大男人,我不想告状一样跑到谭宗明面前去哭诉委屈】

【所以你们……就这样完了吗?】

【我不知道……】

【但你心里还在期待着他来找你对吗?】

面对明台的逼问,赵启平没有回答,明台又继续问道【可是他来了吗?如果他也爱你,他也像你的话,他早就来了!】

赵启平放下手中的刀叉,谭宗明没有回信这是事实,只是赵启平知道他一直在自己骗自己,选择性的忽略一些问题,自欺欺人的期待着,现在明台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让他不得不面对暴露在外的伤口。

看到赵启平的表情,明台又说道【你平时上课忙,肯定没看今天的娱乐新闻吧……谭宗明要结婚了,对象是他的一个得力手下,以前是华尔街投行的,今天开了新闻发布会】

明台把手机放到赵启平面前,屏幕上的安迪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正在试婚纱,头版头条,事无巨细的报道了婚礼的细节,赵启平的手指快速的滑动着,眼泪瞬间蓄满了眼眶,一脸不敢相信。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不喜欢安迪,他不会娶安迪的!】

【人在彻底伤心遍体鳞伤的时候总会想找一个肩膀靠一靠……】

【他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他……】赵启平说不下去了,他的手紧紧的拽着拳头,颤抖着,突然腹中一阵抽痛,他赶紧松开了握紧的拳,抚上小腹,深呼吸了两口,平复自己的内心,可是那股从心底里慢慢渗出的哀伤就像一个巨大的阴影,渐渐的将他包围……

【他已经不爱你了……】明台淡淡说道。

赵启平闭上眼睛,又睁开,他的心如死水,有什么东西渐渐沉了下去,深藏在心底,从此再不见天日。

【启平,我知道你不爱我,但是你有考虑过以后吗?你要一个人把小小带大吗?从小就让小小在单亲的环境中长大?你一个人再厉害也没办法顶两个人……】明台说道,他伸手抓住赵启平放在桌上的手,包在掌心,紧紧的握住,坚定的说道【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服务员适时的端上甜品,精致漂亮的草莓蛋糕,娇艳欲滴的鲜草莓上,放着一个戒指。

赵启平慢慢的坚定的把手从明台的掌心中抽出,摇了摇头,说道【明台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难道你下半辈子就准备一个人过了?】

【现在的我考虑不了那么多,也许几年后我又碰到了合适的人,也许……】

【那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呢?让我陪在你身边!让我照顾你!我不要求你爱我,我……】

【明台!】赵启平打断了明台的话,说道【这样对你不公平,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你已经帮了我那么多,我不能利用你对我的喜欢来占你便宜。你们明家家大业大,我只是平民百姓,就算我以后再选择,也会找个和自己门当户对的。而且我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你的两个哥哥又和谭宗明关系那么近,对你和你的家族来说都是不光彩的,所以我们俩,绝没可能!对不起……】

赵启平坚定的说完,明台的心里顿时空了一半,他知道这层窗户纸捅破了,他便再也留不住赵启平了,但他仍然说道【我们可以远走高飞……我们……】明台没有说下去,他知道他不可能抛弃大姐大哥阿诚哥,这种不成熟的想法,赵启平更不会同意,【那么……作为一个朋友,你总可以告诉我,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既然他要结婚了,他妈也没必要再那么忌讳我了,我打算回上海,我父母可以帮忙照顾孩子,我会藏得好好的,不会再去找他……把这个人从我的生命里删除……小小是我的,我们也要好好过下去……】

明台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赵启平现在没有接受他, 但是至少谭宗明也找不到他,那么只要赵启平还是一个人,他明台还是有希望的!

【好……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支持……】

【吃不下了,我很累,想早点回去……】

赵启平扯下餐巾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的时候悄悄擦了擦眼泪,眼泪却止不住一滴滴掉下来,谭宗明结婚的消息彻底压垮了他,他再也无法一个人承担这些,明台拿出信用卡扔在桌上后快速追上赵启平。

一路无话,回到家后,赵启平就开始收拾行李。

【那么快就走吗?】

赵启平点点头,脸色苍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帮你收拾……你没事吧?要不我陪你回上海,我可以照顾你,你这样我不放心的!】

赵启平摇摇头,【我想自己回去,我回我爸妈家,他们会照顾我,我和小小都会没事的,你放心吧……】

【那……我可以去找你吗?】

赵启平从明台手里拿过自己的衣物,看着明台的眼睛,说道【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

明台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原本他怕赵启平再也不理他,他如释重负的笑着点了点头。


明楼明诚一早在机场接了谭宗明就直接前往赵启平所在的学校,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明楼和明诚对看了一眼,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明台的学校,等会儿要不找他一起吃午饭?】明楼问道。

【看情况吧】明诚说道,【先找赵启平……】

三人来到医学院的办公室却被告知赵启平已经辞职了,今早送来了他剩下的一下工作,因为赵启平平时准备充分,所以虽然走的仓促,但给教授留了找下个助手的时间,没有扔下一个烂摊子,而且赵启平在学生和老师中的口碑不错,大家都对他的仓促离开表示遗憾。

走出办公楼,谭宗明冷着一张脸,说道【我要把这里周围的小区一个个翻过来找!他既然在这里上班,肯定住的不会远!我就不信找不到他!】

【你先冷静点……】明诚劝道,【他既然刚辞职,他肯定还没来得及搬家,你没有头绪的找还不如我们帮你找】说完明诚朝明楼使了个眼色。

明楼也劝道【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回上海吧,说不定赵启平是因为家里人那边有事才回去的,否则做的好好的为什么无缘无故辞职呢?】

明楼和明诚一唱一和好说歹说终于把谭宗明给唬住了,但是谭宗明仍然不肯走,要亲自寻找赵启平,他再也等不了了!

就在这时,李秘书递上手机,谭宗明这才看到自己要结婚的消息,明楼明诚一看,两人又一对视,赶紧劝道【这事你得赶紧回去处理!】

【是啊,赵启平怀着孩子万一给他看到不得了!】

谭宗明也知道事情可大可小,楼诚说完赶紧让司机送谭宗明去机场,定最近的一班飞机回上海。送完谭宗明,楼诚二人直冲明台的清水湾公寓,一进门明诚就急切的冲了进去,问道【你把赵启平藏哪儿了!?】

明台见明楼和明诚找上门,也懒得再隐瞒,颓废的说道【他走了……】

【你小子!那边找得他人仰马翻的,你倒好!居然把他给藏起来!】明楼怒发冲冠指着明台骂道【他人呢?】

【我不知道……】

【明台,都什么时候了!】这次换明诚,好言劝道【赵启平有着身孕,你别任性了!快告诉我们他在哪里!】

偌大的公寓,明诚刚才里外看了一圈,的确有间屋子有住过人的迹象,明台在沙发上眼神迷离,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看到了,他走了……】

【那他去哪里了呢?】明楼咬牙切齿的问道。


香港飞上海的飞机,总是晚点。赵启平拿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从机场出来,外面天都黑了,上海下着阴冷的小雨,排队打车又等了很久,到家已经精疲力尽,他拖着疲惫的身子亦步亦趋的爬上水泥阶梯,吃力的他抚着小腹鼓励自己说道【小小我们回家了!】

赵启平回到自己那个大半年没回的小家里。打开门,里面漆黑一片,屋子里飘着一股熟悉的味道,他嗅了嗅,一下子心跳变得很快,颤抖的打开灯,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手里的行李掉在地上,眼泪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他踉跄的走进屋子,玄关处挤着熟悉的鞋子,桌上放着没喝完的半杯咖啡,烟灰缸里熟悉的烟头,沙发上的衣服和毛毯有他最爱的人的味道……

原来谭宗明一直在这里等他回家,赵启平觉得自己像在梦里一样,家里的一切都没变,他就像出差了几日又回到了自己家,他坐在沙发上,裹着有谭宗明味道的毛毯抱着谭宗明的衣服,拿起电话打给谭宗明,但是对方的手机却关机了。

午夜刚过,谭宗明才回到家,飞机落地后他直接找到齐淑兰,把东西扔到她的面前,质问道【你这么做什么意思?】

【他既然那么爱你,知道你要和别人结婚了,肯定会回来找你的咯,我这是在帮你啊!】齐淑兰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

【帮我?!你是在帮我还是在赶他走!他现在肚子怀了我的孩子,看到这个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他又怀孕了?!】

【是啊!你的亲孙子!你就这么狠心吗!我提出给你打工,是因为我知道赵启平不希望我和你母子俩反目成仇,但是你既然这么做绝,我也不妨告诉你,如果找得回赵启平我们之间的帐一笔勾销,如果找不回赵启平,我就像凌远那样辞职,到时候你爱找谁找谁干去!我说得出做得到,你可以试试看!】

谭宗明这话把齐淑兰给说急了,她没有想到赵启平肚子里怀了他们家的孩子,再者没有把自己儿子从自己家公司赶出去这回事,她问道【你不是已经去香港了吗?】

【但是我没有找到他】谭宗明冷冷的说道,他转身离开,扔下一句【你最好祈祷他没事,尽快被我找到!】

齐淑兰的脸色有些苍白,开始真正担心起赵启平的安危。


一天之内上海到香港打了个飞的来回,赵启平仍然下落不明,谭宗明精疲力尽的回到家,他拖着疲惫的身子亦步亦趋的爬上水泥阶梯。原本应该是黑暗的楼道,可是家里的门却开着,暖黄色的灯光照到他脚下的路,他有些疑惑的想了想,是不是自己太累了,走错了楼层,可走到门口,的确是自己的家,往里一看,谭宗明惊呆了,沙发上躺着一只他朝思暮想的赵启平,他用力眨了眨眼,怕是自己思念太过而产生的幻觉,又往里走了两步,脚下被绊了个趔趄,低头一看,一双普通的运动鞋,不是自己的。

沙发上的人听到声响,醒了,揉了揉眼睛,看到了来人,张开嘴却说不出话,眼泪扑朔扑朔的掉下,然后他被熟悉的臂膀用力拥住,谭宗明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哽咽着说道【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是不是在做梦……天哪……】

听到谭宗明哭泣的声音,赵启平这才放声大哭,抬起手缓缓的回抱住谭宗明,泣不成声的说道【我……我想你……】

tbc

1、《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戳~

3、已完结男朋友系列再刷预售链接 




评论(92)

热度(433)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