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18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0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春去秋来,花谢花开,又是一年新春佳节,明诚收到了莫凡的来信,他参加了扫盲班,学得了认字开始便经常给明诚写信,字虽歪歪扭扭倒也有了模样。

楼诚的婚姻走进了第四个年头,他们家的小日子也逐渐红火了起来。今年过年,两人有了闲钱便操办了一些年货,准备去明堂哥家里拜年。

过去日子困难的时候,尤其是到了春节这种大日子,明堂哥总是会接济他们家,有时候经常背着明堂嫂偷偷塞钱给明楼。这个其貌不扬胖胖的堂哥是个直肠子,没什么大本事,但心眼儿好,对他这个侄子很不错的。只是这些难免落得堂嫂的口舌,往年明楼怕她给明诚看脸色,便独自一人去,偶尔节日里,手上提着东西才敢把明诚给叫上。明堂嫂见对方不是空手而来,至少言语上不会再为难。

初三这天,明堂知道楼诚二人一起来特地买了一只烤鸭回来添彩被明堂嫂数落了一番,正说这话客人到了。

明堂哥家的两个孩子今年都上小学了,一个二年级一个五年级,明楼给他们带了很多学习用品,明诚的手上提着糖果水果糕点还有一盒子自家做的白切肉。

饭桌上明堂哥一家四口人加上楼诚二人。席间明堂嫂就问起了明诚孩子的事情。

【阿诚啊,怎么结婚都几年了,肚子还没动静啊?】

明诚被问得一愣,顿时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明楼见了赶紧给他打圆场说道【他年纪小,不着急……】

【年纪也不小了,你看你两个侄子都上小学了,要说阿诚今年也有二十六了吧】

【这不现在条件刚好一点,也正打算着……】

【这事情要快,拖下去年纪大了就不好了】明堂嫂继续教育道。

明堂哥听了却说道【哎哟人家小两口自己有打算,你跟着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做什么呀】

【我这不也是为他们好吗,长嫂如母,他大姐明镜又不在,我当然要对明楼负责,这万一哪天她要是回来了,我也好有个交代,好歹明家有后了!】

明堂嫂说得头头是道,楼诚二人也只能应和着。

晚饭过后,趁着明诚不在,明堂嫂把明楼拉到一边悄悄问道【听说曼春要回来了,你知道吗?】

【听说了,不过好像没那么快,说是要明年春天才毕业……】

【她多争气啊!以前和你一样出身不好,当年一下子考进了那个什么北大,听说毕业一回来就能分配到邮电局做骨干】

【她要调到我们这儿?】

明堂嫂点点头,【当初我叫你等等她,你偏不肯!要娶那个阿诚,我看呐,她到现在心里还有你,要不怎么不申请回上海,要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来?】

明楼一听皱起了眉头

【好在你和他也没有孩子……】明堂嫂嘀咕道。

【我们以后会有的……】

【有什么有!你看他那干瘪样儿能有孩子吗?以前结婚的时候还诓我说什么家里条件好天天吃食堂,结果呢?全是骗人的,说什么屁股上肉多好生养,结果呢?到现在有吗?】

【他以前小时候吃的苦太多,现在身体慢慢调养好了,这要孩子也不能急于一时……顺其自然有就有了……】没有就没有也无所谓,后面的话明楼没说。

明堂嫂听明楼这么说,正中她下怀,说道【你可别说堂嫂不帮你,可如果他身体调理不好,肚子里还是没货,你可得考虑清楚了,人家曼春可是对你一片心意啊!】


饭后拉家常的时候,明堂嫂拿出一张纸条给楼诚二人,上面是一家诊所的地址。

远近闻名的老中医,专门帮人看这方面的,厂里的某某同事,乡下的某某亲戚,都是老中医那儿看好的,调理过后有了身孕。

明堂哥怀疑的问道【你这个老中医靠不靠谱啊?别瞎找个什么江湖郎中的……】

【不靠谱我能介绍给明楼吗!你忘啦上次你们同事小黄特地来我们家问我要的!这不今年春天有喜了!】

明堂哥一听倒也是,【哦~原来就是你一直说的那个号称送子观音的啊!】

【就是他!】明堂嫂说着把纸条硬塞到明诚手里说道,【我介绍了好几个人去,人家都认识我了,我替你打过招呼,到时候说你嫂子的名儿就行!】

明诚点了点头,面子上挂不住,只能收下明堂嫂这一片好心。

那天临走前明堂嫂还不忘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去,到了周五还不忘让人传口信给明诚。

带话的人传到明诚他们会计科的办公室,同事们纷纷如好奇的小鸟般飞来一问究竟,明诚虽然觉得尴尬但架不住大家问,便说了堂嫂叫他去看中医的事,有个同事听闻过那个老中医,说家里也有人是他那儿看好的,让明诚去试一试。

到了周末,明楼陪着明诚一起去了,诊所在一个小院子里,排队挂号的十几号人却排到了街上,楼诚二人因为打了招呼便径直进去找了护士。

里面看诊的地方很小,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老中医戴着个啤酒瓶底厚的眼镜给人号脉,很快就轮到了明诚。

【一周几个晚上啊?】老中医头也不抬的问道。

看诊间原本就不大,门口走廊和旁边的座椅上都是人,老中医声音不大,可大家都听着明明白白,原本排队就无聊,一双双眼睛都盯着明诚,让他好不害臊。

【一周几个晚上和你家那口子亲热啊?】老中医见明诚不回答又问了一遍。

【三,四…四个……晚……】

【每晚几次啊?】

【一,三,两,两次……】

【哟!年轻人身体真好】老中医话音刚落周围的大家就哄笑起来,明诚更是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但他那可人的样子着实让人看着就想逗,也不知道老中医是不是故意的,又说道【小两口感情好是好事,羞什么,用什么姿势啊?】

【啊,啊?】

明诚被问得一脸懵逼,什么叫什么姿势???

老中医不等他回答,从旁拿出一张纸板,指着一个红圈的格子,说道【以后用这个姿势比较容易受孕】

看着纸板上那个黑白圈儿造型的简画,早就羞得头顶冒烟的明诚木讷的点了点头。

完了老中医还故意添了一句,【还容易得男孩儿!】

明诚求救的看向明楼,发现明楼也对老中医表示目瞪口呆。

接着老中医给明诚号脉,慢慢皱起了眉头。

明楼一看有点急了问道【身体没事吧?】

老中医眯着眼手指轻搭,仔细号了一会儿,便低头开方,说道【年纪那么轻能有什么事,就是得好好调养,本来这怀孩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明楼听到明诚身体没事就放心了,明诚哪儿还听得进去什么其他,只想快点看完快点离开。

明楼从老中医手中接过鬼画符般的方子准备去抓药。

【慢着,还有一张……家里养了个 小老虎,每月缴那么多粮,你也得好好补补!】

四周又是一阵轻笑,明楼的老脸都挂不住,他接过方子,尴尬的笑笑,他们家的小老虎都羞成小奶猫了。

手里拎着几包药材,明楼牵着明诚的手从院子里出来,他们家小老虎跟在身后,掩耳盗铃的用他的肩膀遮自己的红脸蛋。

明楼忍不住说道【好啦!都出来了,你瞧你脸红的……】捏捏明诚的脸蛋,嘀咕道【看着就让人想欺负……】

明诚羞愤的瞪了明楼一眼,那叫一个不自知的风情万种,明楼见四下无人,一把给搂过狠狠亲了一口。

【哎呀你干嘛呀!大街上的!松手……】

【搂着!】

【别!被人看见!】

【看见怎么了,我搂着自家小老虎还怕别人看见?】

明诚一听到小老虎顿时羞得眼睛都瞪圆儿了,明楼一脸你就是小老虎的趾高气昂,明诚不跟他争辩从他手里夺过自行车,朝明楼哼了一声,转身骑走了……走了……

明楼没想到明诚会来这么一招,只能跑着追在后面,【哎!你去哪儿呀!】

【回家!】

明诚一开始故意骑得快,让明楼好一通追,后面就笑着慢悠悠骑在前,明楼在旁小跑,好几次想跳车但明诚晃着不让。

【你准备一路让我跑回去啊?】

【让你发泄一下多余的精力!】

【你现在让我热身,晚上看我折腾你!】

【哼~】明诚轻哼一声,脚上发力蹬了两圈,快速骑走。

【哎哎哎!!!】明楼只得加快脚步追上,【好了好了!我说说的,我是老虎行了吧!】

明诚放慢速度朝明楼瞟了一眼,这还差不多~!

【……你是小狮子】明楼又暗搓搓的来了一句。

明诚瞪他,你以为我听不见是不是!

【好啦好啦~真让我跑回去啊?】

明诚扔给明楼一个白眼,噘着嘴放慢了速度,这是准他上车了。

明楼高兴的跳上后座搂了明诚的腰,大手覆在明诚小肚子上,心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听到身后传来窃笑,明诚好奇的问道【你在笑什么呢?】

【没,没什么~】明楼现在可不敢说,这要是说了明诚准一个神龙摆尾把他给撩在这里。


回到家吃了晚饭,明楼开始熬药,根据方子上的指示,三碗水熬成一碗。楼道里飘着药香味儿,可明诚闻着这一股子药味儿却有点犯恶心。

邻居们闻着他们家的药味都关切的来问两句,好容易药熬好了,你一碗我一碗,明诚却有点不想喝。

【听话,我俩都得喝,趁热喝完了漱漱口早点儿休息】

看明楼熬了那么久,明诚叹了口气没办法,都花钱买了怎么也不能浪费,便硬是捏着鼻子一口灌了。

热乎的药汁喝下去发了一身汗,明诚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一开始是热的,可热着热着看向躺在身边的明楼,闻着明楼的味道,他觉得身体里这股热流变得有些奇怪,慢慢的都汇集到了小腹,发烫发涨。

【明楼,你有没有觉得热啊?】

【热?是有点,刚喝了药……怎么啦?】

【我……我……这药劲儿会不会太大了……】

【啊???】

【我难受……】明诚嗫嚅着说道。

明楼一听他说难受,如临大敌,起身正要查看,明诚扑了过来抱了个满怀,满面潮红,一脸急切。

【想喝水!】

【不能喝,医生特别叮嘱了不能喝水,忍一忍……】

【可我热!】

【你别急,一急更热了】

【明楼……】明诚软糯的声音带上了哭腔,虽然屋里就他们俩,又是在帐中,他依然凑到了明楼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明楼拍拍他的背安抚着,在他耳边悄悄问着,明诚点了点头缩进了明楼怀里。明楼伸手关了床头灯,不一会儿芙蓉帐里传来了明诚压抑的轻吟,雪花膏静静的放在窗台上,木质大床发出吱呀轻响……HHH……

“吃饱喝足”的小老虎一脸餍足疲惫在明楼的怀里沉沉睡着,明楼心想,难怪老中医要他也补补,这“闯龙潭虎穴”可不是说说的,不补还真能被这小老虎给榨干了。

tbc

 *文中的HHH会在本子中补全

有没有觉得今天的阿诚宝宝特别可爱!!!

评论(49)

热度(592)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