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2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等李熏然从绝望的恐惧中回过神儿来,他已经被凌远背着走在回家的路上,赵启平和谭宗明没了人影儿,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他的幻觉。李熏然抹着眼泪呜呜哭着,看到1793号的院子大门他突然打了个冷颤,一晚上没有回家肯定会挨揍的,赵启平还有谭宗明做挡箭牌,他可怎么办?

【凌远,凌远!放我下来!我有事!】

【怎么啦?】

李熏然的小手紧紧拽着凌远,小声乞求道【一会儿你陪我回家好不好?就说昨晚我补作业住在你家了,否则爸爸妈妈肯定要骂我的……】

凌远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答应了。

走进院子李熏然大气都不敢出,然而预想中的狂风骤雨似乎并没有来临,进门时正巧遇到去上班的爸妈,李家家长还没开口凌远便说道【叔叔阿姨,昨晚然然在我家补作业!】

【哟?原来在你家啊?不是和平平一起在宗明家吗?】

李熏然和凌远相视一眼,诚实的摇摇头,凌远大致猜到赵启平有打电话回家,便补充说道【一开始在谭宗明家,后来就去了我家!】

【那好吧,麻烦你了凌远!】

家长一向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和学习成绩好的小朋友一起玩,凌远凄苦的生世加上又是常年霸占年级第一的大学霸,懂事听话,在各家长的眼中都是好小孩,比起凌远再看看自家的孩子,往往只能叹一口气,【然然你要多像凌远学习,别总把作业堆到最后,还没吃早饭吧?屋里桌上有,你俩赶紧进去吃吧!爸爸妈妈上班去了!】

看着爸爸妈妈出门上班,李熏然松了一口气,凌远见他终于过了关却没有喜悦,反而是一脸落寞。进了屋子看到桌上摆着稀饭大饼油条,从昨晚上到现在没吃东西的凌远也觉得饿了,刚在桌边坐下却见李熏然搬了一个大盆往门外走。

他哼哧哼哧搬着,路过桌边还对凌远说【你先吃!我一会儿就来!】

可过了一会儿凌远吃着吃着听到门外传来小声的啜泣,出去一看,原来李熏然搬了大盆正在洗裤子,肥嘟嘟的他脱了衣服,一条花朵小内裤包在圆圆的屁股蛋上,石墩墩的肉屁股压在小板凳上,他洗着衣服抹着眼泪,好不可怜,只是这搓衣板波浪面朝下,光滑面朝上,小胖子一个劲儿的搓也不知道在搓些啥,一看就是从来不干家务的小孩儿。

凌远从李熏然手里接过裤子说道,【我来洗吧】

【不用,我自己洗……】

【你都洗不来,我来吧!】

【不要!我自己来!哎哟!】

两个人争抢间李熏然从小凳子上跌下去摔了个屁股墩儿,刚换上的新内裤,花朵上沾染了水渍,凌远瞧瞧他忍住笑说道【脱了吧,一起给你洗了~】

盆里飘着脏内裤,又扔进来一条,李熏然捂住小鸡鸡转身逃走,凌远看着他跑进房间的背影,蹦蹦跳跳两团肉。

凌远翻过搓衣板开始洗衣服,搓了两下面前伸出一只肉呼呼的小手,捻着一口油条喂他。

【你内裤摸摸,又捏油条给我吃,手洗过吗?】

李熏然笑着点点头,【洗过啦!你帮我洗衣服,我喂你吃油条!一会儿冷掉就老啦!】

凌远看着眼前笑得像花朵一样的李熏然,吃了一口脆脆的油条。

【然然,你的内裤都太小了,勒着鸡鸡容易长不大哦~】

【我要长那么大干嘛?!】

【…………】


明诚走进院子就看到小洋楼底下背阴处两个孩子,一个在洗衣服,一个蹲在盆边喂他吃油条,两人有说有笑,他不禁感叹,小孩儿长起来真快,李熏然已经不是当初掉澡盆子的奶娃娃了。

【你们俩小鬼,怎么在洗衣服呀?】

【然然尿裤子了!】

凌远抢先一步回答,李熏然在旁边嘘都来不及,顿时羞红了脸。

明诚蹲下身,李熏然就撒娇着粘了过来,明诚摸摸他的头【怎么会尿裤子的啊?】

李熏然小小声说【做恶梦了……】他搂住明诚的脖子求抱抱,撅着小嘴软绵绵的央求道【阿诚叔叔不要告诉爸爸妈妈好不好?】

【好~然然乖~阿诚叔叔帮你晾衣服!你们俩上去玩儿吧!作业都做完了没?】

【做完啦!!!】李熏然喊得无比响亮。


一转眼暑假过完,九月开学,这几年明楼隔三差五总会去给凌远开小灶辅导功课,拿着中学里的试卷去给他做,这次开学他和谭宗明就要升预备班了。只是从上半年开始明楼就发现凌远家里出现了一些变化,从经济上来说凌远的条件不算艰苦,他亲生爸爸条件好,每月给的生活费不少,他甚至达不到学校申请贫困生补助的标准,但问题是他爸经常会“忘记”给,以至于凌远得去要,他见不到他爸,难免每次受那个女人的白眼。

但这几次去凌远家明楼发现,他家多了很多相对他们这个家庭来说不合时宜的东西,比如桌上那盒崭新的四驱车,窗台上挂在钥匙圈上那个电子宠物……明楼正看着,电子宠物发出了嘀嘀的声音。

凌远嘀咕着拿起那个黄嫩嫩的小圆球,【然然要吃饭了……】只见熟练的按了两下。

那个时候电子宠物刚出来,在第九百货商店三楼卖298元一个,十分昂贵,楼下的赵启平跟他妈闹了好久,赵医生那么宠他也没给他买,可是凌远却有一个?

明楼知道凌远不是那种会给自己买玩具的小孩,还是那么贵的玩具,明楼心里好奇,但是没有问,直到今天,他和往常一样来到凌远家给他补习,遇到一个熟人从凌远家出来,这个人就是当初谭伯伯住院时认识的凌院长。

原来近一年多来,凌远没有再去问他的亲生父亲那里要过钱,都是凌院长在资助他,目的是想领养他做他们的儿子,可是凌远迟迟没有同意,凌院长也不放弃,一直给他买好吃好玩的。

明楼看着正在低头解题的凌远,心想凌院长夫妇俩没孩子,又是高级知识分子,对孩子的要求想必很高,想必寻觅已久才找到凌远,可问题是凌远不还有个疯疯癫癫的妈?

这件事凌远一直没有告诉明楼,但既然撞上了明楼便试探性的问凌远,他和凌院长是怎么认识的。原来是一年多前,凌远的妈妈疯病又犯了,弄伤了自己,凌远送她去医院,机缘巧合下结识了凌院长。然而凌远不知道的是,凌院长调查之下才发现他眼前的这个小孩子居然就是当年自己兄弟的私生子。于是原本就想要领养孩子的凌院长夫妇有了目标,而且凌远这孩子像他哥哥,特别聪明,可能是从小家庭变故的原因,他和一般同龄的孩子比起来性格更沉稳,但问题就是,他还有个疯疯癫癫的妈……

尽管凌远他妈犯病时经常打骂他,但这些年来两个人相依为命,明楼知道凌远是肯定不会离开他妈妈的。

tbc

评论(30)

热度(556)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