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6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一转眼明楼离开了市西中学,去了外事局上班。同事间多少都知道明楼当初是谭伯伯力荐,如今又是方局亲自挖角,大家都对他很热情很客气,最开心的莫过于梁仲春和汪曼春了,两人都觉得明楼肯定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明楼心里却没有那么高兴,到底学校里的教学氛围还是相对单纯的,现在白天在单位上班表面上和和气气,内里的倾轧可谓是暗潮汹涌,梁仲春和汪曼春互不对盘,底下的人自然也各自站队,人事斗争激烈,别说方局头疼,明楼一进来夹在中间斡旋也是心累不已。

而更让他头疼的是他和明诚之间的关系,白天工作心累,晚上回到家更心累,两人的矛盾不知该如何化解。正如明楼之前所说,外事局出差多,又是一个星期后他便迎来了第一次出差,和梁仲春汪曼春一起去深圳开经济发展研讨会,坐飞机,去四天。

明诚听明楼说去出差,还是和汪曼春一起,也没说什么,依然冷淡,蛮不在乎的样子。往常明楼出差明诚总是会细心的给他准备行囊,这次他见对方也没有要给他准备的意思,心里动气,赌气的拿了小皮箱,胡乱的塞进几件衣服完事儿。

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单位派车来接。走的时候明楼看向背对着他靠里睡的明诚,他貌似还睡着,想到以前仅有的几次分别总是依依不舍的两人,明楼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明诚听到关门声却睁开了眼睛。


放学后李熏然最爱的点心就是校门口路边摊的油墩子,萝卜丝裹上面衣放在勺里一炸,金灿灿香喷喷,五毛钱一个,然然一口气可以吃两个。这天放学,他正在路口等赵启平,赵启平被选中参加艺术节表演踢踏舞节目,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就去了舞蹈房排练。李熏然坐在路边花坛沿上,第二个油墩子吃得正香,一抬头看到马路对面两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是季白和庄恕,李熏然热情的向他们招手,但是对方二人似乎并没有看到他。

季白和庄恕的身边还有其他五六个高年级的人,他们的校服和庄季的校服不一样,显然不是一个学校的,李熏然也不认识他们,但看身量应该比庄季二人还大点,校服凌乱没有戴校徽,头发过长,感觉像是隔壁流氓中学的学生。

庄季二人面色难堪的被这几个人围着走进旁边的小弄堂,李熏然好奇又担心,手里握着还剩半个油墩子顾不得咬便跟了上去。

小弄堂里传来推搡打架的声音,然后是一个流氓初中生油里油气的声音,【你先抢了我的女朋友,不如你赔我一个,做我的人!】

咦?难道他们在拍电视剧???李熏然偷偷露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然后他看到季白被两个人钳制着,庄恕身边也站着三个人,他不敢轻举妄动。

季白轻蔑的说道【笑话!谁抢你女朋友了!你女朋友是谁我都不知道!】

只见那个流氓中学生挑起季白的下巴眼看就要轻薄,庄恕再也忍不住,反手制住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其他人没想到他敢突然发难一对三,一时间其中一个人被庄恕打倒在地,就在庄恕要对付第二个人的时候,突然脸上被啪叽砸了一个东西,用手一摸油哈哈的,往地上一看,啥呀?!原来是半个油墩子!

庄恕以为对方还有其他人,流氓中学生以为庄恕有帮手,两帮人马往弄堂口一看,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跑了过来,义正言辞的说道【你们再欺负季白,我就要去告老师了!】

众人一愣,哪里跑来搅局的小学生?!

刚才被庄恕打倒在地的流氓中学生正来气,爬起来捏软柿子,顺势推了李熏然一把,李熏然被推倒在地,楞了一下,一脸不服输扑过去居然把那人给扑倒了!

其他人见这个小胖子的最好欺负,都纷纷去拉他,李熏然见那么多高大的中学生围着他,又急又怕,好在这时季白和庄恕过来解围,两个人对五个人打了起来。


赵启平练完踢踏舞在学校路口摊边只看到等他的谭宗明,没有看到李熏然,一问摊主,说李熏然往小弄堂方向去了,便跟了去,一拐进去就听到前面传来打架的声音,跑过去一看,季白和庄恕在和几个人打架,虽势均力敌但对方人多势众,李熏然被一屁股推倒在地上,眼里含着泪正努力爬起来。

【快去告老师!】赵启平对谭宗明说道。

谭宗明刚撸袖子准备冲上去干架听赵启平这么一说顿时一愣。

【快去啊!去找大人来!快!】

赵启平推搡着谭宗明催促,谭宗明被他催的只能转身跑去路口岗亭找警察。

赵启平运动不行,打架可是一方小霸王。往前二十年他赵启平没出道,从今天开始往后二十年他赵启平打架就没输过!他才不会像李熏然那样拿着半个油墩子就冲上去,四周看了看,发现了自己拿在手上的舞鞋,那可是跳踢踏舞的鞋子,下面镶了铁片,他看准了那个领头的小流氓,举起鞋子冲上去左右开弓。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居然又来了一个小学生!

为首的流氓头子被赵启平扑倒在地骑在身上用鞋爆头,贴着铁片的鞋跟砸在头上,一砸一个包,打得对方瞬间求饶,其他人都看傻了眼。

【快!快!这边!】

赵启平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和谭宗明急切的声音传来,停手了。一直被压着打的中学生终于有了喘息的空儿,手一挥身上的人一下子被他推倒在地。

谭宗明带着警察赶到的时候只见赵启平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嚎得比谁都响,旁边满头包的中学生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拍拍身上的尘土又被谭宗明一拳打倒在地。

谭宗明看到赵启平被打眼睛都红了,还要上前踢打被警察制止了,一行人因为打群架被拉到警察局,其中哭得抽抽嗒嗒站不起来的赵启平还被警察叔叔抱着,谭宗明替他背书包拿着踢踏舞鞋。

到了警察局第一件事就是叫家长,季白说我爷爷就在这里上班,楼上局长办公室,其他干警傻眼,这时真有人说季白好像就是局长的孙子,便有人上去叫季局下来,季白趁机悄悄对庄恕说【你先回去吧,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李熏然背着小书包坐在一边,心里怕怕,第一次因为打架被带进警察局怕爸妈责骂,赵启平听到叫家长心里也怂,好在谭宗明找来了明诚。


明楼一行人来到深圳,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两个多小时的空中旅程,他看着窗外的白云,心里想着都是下次有机会要带明诚一起坐次飞机。

第一天下午到达便要去参加外销展会,外事局的出差待遇比学校好得多,不仅每日有补贴,住的酒店都是豪华型的,下了飞机,下属们把他们的行李先带到酒店,他们几个直接从机场坐专车去会场。做为上海的代表团,明楼一行人收到了各方的热情款待,酒过三巡,明楼说起过去来这里做翻译的事情,短短几年深圳的变化比上海还大,众人相谈甚欢。

饭局过后明楼带着微醺的醉意回到自己房间,他借着工作的忙碌来麻痹自己,可独自一人时心里的空虚落寞却无处诉说,他想明诚,看着床头柜上的电话,想打给明诚,可拿起了又放下,怕对方不接,怕对方言语冷淡……于是他决定先洗个澡,打开自己的箱子却惊呆了。

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被单枕巾,替换的衣物,洗漱用具,还有他的保温杯和一小包茶叶,都是明诚给他准备的。过大的惊喜让明楼的心一下子堵到了喉咙口,顿时归心似箭,恨不得现在就回到明诚的身边将他紧紧抱住,明楼快步走到床边拿起电话,拨了家里的电话。

此时正在做晚饭的明诚刚接到谭宗明的电话,放下电话的他心急如焚,匆匆赶往警局,一进门就被赵启平扑了个满怀,怀里的赵启平呜呜咽咽,但明诚一看就知道赵启平在假哭,眼泪都没有,只有眼角嚎出来的泪花。

季局长倒也不偏心,下来之后就问道【你们谁打谁啊?】

【他们打我!】

【他们打我!】

小流氓和赵启平互相指着对方,季局打量了一下赵启平,旁边的书包旁放着舞蹈鞋天鹅裙,他走向小流氓那边,反问道【你们几个初中生被一个女娃娃打?还有脸?】

赵启平一听人家说他打人,他可不承认,扑腾着在明诚怀里一边假哭一边撒娇,【他们打我,好几个人欺负我们!阿诚叔叔呜呜呜……他们打我……】

谭宗明也急了,他是亲眼看到瘦小的赵启平推倒在地,现在却被对方反咬一口,那个气得哟,直接开骂,【你们要不要脸!明明是你们先动手的!】

季白作为这件事情的起因源头,默默从口袋里掏出对方当初递来的约架纸条,做为最有利的物证,几个小流氓无处辩驳,即便满头包也只能认了。

今天的这场混战,最终不过以家长来领人告一段落,只是这帮小混混从此见到季白都绕着道走,更惧怕铁鞋小学生赵启平。

季局长问季白,【你跟人打架,你那朋友呢?他一个人跑了?】

【没……刚才我让他先回家了……他才不会丢下我呢……】

【你啊!】季局长戳戳季白的脑袋,语气里满是疼爱,【总惹事!】

【你也看到了,又不是我要惹他们】

【你没被打吧?】季局问道。

【我会被打?】季白反问。

爷孙两人相视一笑,一老一少走在走廊里,季局揉揉季白的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绿油油的五十块塞给季白,【拿着!下次请你那几个小朋友吃肯德基!】

季白毫不客气的手下,拍拍他爷爷的肩膀,【谢啦季局~】

季局宠爱的揉揉季白的脑袋,骂了一句,【小滑头!】

tbc

评论(72)

热度(593)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