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楼诚】我们的前半生48

订阅标签#楼诚我们的前半生#,可方便追文,每天早上准时更新。


前情提要:

1 02 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


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

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新坑:【ABO楼诚衍生】上错床 嫁对郎 第二部《副副得正+》 01

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完)

———————————


【哟!明老师今天也来啦!】杂货店旁的公用电话亭老爷爷看到明楼不知道他已经去外事局工作,还一如既往的叫他明老师。

【是啊,今天休息!】

明楼帮着明诚一起搬木板门,一起整理东西,一边的大爷看着直夸明楼好。整理完明楼便搬着小板凳挤在明诚旁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小别胜新欢的两人格外的腻歪,腿贴着腿还要不时的拉拉手,但即便如此明诚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被明楼看得脸红要赶人。明楼不依趁机手搂上了明诚的腰,死皮赖脸道【都老夫老妻了,看看还不行啊~】

【瞧你眼底的黑眼圈,你赶紧回家睡觉去!】

【你不陪着我,我睡不着,要不……今天早点儿收摊回家睡觉?】

明诚知道明楼的睡觉意有所指,羞怯愠怒的戳了戳明楼的大脑门,骂他流氓,这时李熏然和赵启平来了,他们手里拎了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饭盒子,他们给明诚送饭来了。

明楼正准备去买点吃的,看着他俩来了心中一喜,然然和平平长大了,会帮着大人做事了!可打开一看,里面没他的份儿。

明诚夹了一块鱼喂给明楼,说道【一会儿你和他俩一起回去,街对面小饭店吃个面】

明楼不想回去,硬跟明诚胡搅蛮缠,这时挤在明诚身边的李熏然伸出小手挠挠明诚的脖子,说道【阿诚叔叔你又被大蚊子咬了!】

明诚一愣,现在深秋天凉,他刚才出门特地戴了围巾,可到了中午日头热便解了。

【这个不是蚊子块!这个叫草莓印!是亲亲留下的!】赵启平大声纠正道。

楼诚被赵启平说得一愣,明楼老脸挂不住,赶紧说道【小孩子胡说什么呢!】

【我没胡说!】赵启平为了证明自己说得对,拉起李熏然胖乎乎的手臂吸了一口,一个红印,【你看!小草莓!】

【这……这些都谁告诉你的?】明诚尴尬的问道。

【谭宗明说的!】

明楼心想,小孩子长大了,得好好教育了,这臭小子平时都在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亲亲就会有宝宝吗?】李熏然好奇的问道。

【亲得多就有了!】赵启平认真的科普。

明楼和明诚对视一眼,希望这两个好奇宝宝尽快结束话题,然而世人似乎天生都对这个话题充满了兴趣。

【那要亲多久呢?】李熏然继续问道。

【亲一个晚上!】

李熏然眨巴着大眼睛问明诚,【阿诚叔叔,你和明楼叔叔晚上亲亲吗?……】

【这些……然然你以后长大就知道了……】

【你们是不是没有亲够一个晚上所以没有宝宝?】赵启平问道。

【不是……】明楼说道【你以后别听谭宗明给你乱说!他都教你些什么呀!】

赵启平若有所思的看着明诚的脖子,嘀咕道【也有可能是亲错地方了……】


晚上亲热后,明诚想到白天两个小孩子的对话,轻抚着自己的小肚子,扭捏着问明楼【……要不要再去看看?会不会是我生不了?】

【别看了,到时候喝那些药你又要皱眉头了……】

【你就不想要一个像平平然然那样的小孩儿吗?】

【现在不就有两个了?我们还有宗明呢……再有一个总会顾此失彼,而且我现在工作那么忙,你一个人哪里带得过来,还是算了……】

明诚听明楼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明楼见怀里的人若有所思的样子,大手从明诚的腰际………………明楼又起了心思,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可没少缴粮……就怕你这小肚子吃不饱~】

明诚扭过头没说什么,乖乖让明楼进入,明楼见此自是兴奋,………………

……HH……

随着年岁增长身体成熟,以前总要明楼做足了前戏才入港,现在随便挠两下便湿意涟涟,明诚心里想着明楼的陪伴,身体也需要。明楼自然满足他一如既往的需索,可是肚子迟迟没有动静,明诚心里的压力是明楼不知道的。

出差归来的明楼有两天假期,连着双休日共有四天,他天天陪着明诚,两人还去了近郊菜田腌制过冬的蔬菜,虽然现在已经不用如此节俭,但这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有明楼陪着,明诚很高兴,天天脸上挂着笑容。

可是好景不长,以前在学校教书的时候,学生四点半放学,老师们大多五点陆续下班。平时早上,下午课少,还能晚到早走,明楼也能买个菜做个饭啥的,时间上很是宽裕。下班后把备课的东西带回家,吃完晚饭就在书桌前备备课,改改作业。可现在进了外事局就不同了,隔三差五的加班,三天两头的应酬,推都推不掉。

外事局为了方便联络给明楼配了一个寻呼机,明楼对明诚说你以后找我的话就拷我,我看到了就会打电话给你,你看这上面还有一个小屏幕,可以留言。

这天明诚回到家没看到明楼的身影,猜想着估计对方又是在加班,想到那个寻呼机,明诚便想打电话拷明楼,问他是否回来吃晚饭,电话里传来寻呼台小姐的声音,明诚留了言,放下电话还在感叹这玩意儿倒挺新鲜的,这时电话铃响了。

明诚马上拿起电话,以为是明楼,对面却传来了汪曼春的声音,明诚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汪曼春告诉明诚,明楼正在和领导开会,晚上还有饭局。

明诚这边刚放下电话,另一边的汪曼春便删了他的留言。

梁仲春的如意算盘没打着,他原以为明楼来了可以制衡汪曼春,汪曼春的日子定不好过,没想到这汪处长却如沐春风,每日的打扮更甚从前,梁仲春想到她那烈焰红唇,那是晚上翻来覆去做恶梦,觉都睡不好!

精明的梁处长没过几日就发现了汪曼春那一颗闪耀的红心向着明楼,又侧面跟其他人打听了一些事,汪曼春和明楼的过往他也就知道了,想当初的金童玉女被时代拆散,兜兜转转如今又到一起了,一个离了婚,一个有家室却成家几年没孩子,现在不比以前了,离个婚要被人指指点点,可能工作还不保,现在离个婚还不是民政局走一趟的事儿?

领导的花边新闻一向是下属们津津乐道的东西,外事局最近可热闹了,新来的空降小领导明楼一表人才,英俊倜傥,没来之前关于他的事就传得风风雨雨,先是得谭伯伯赏识,后是方局亲自挖角等等,无一不加深了他个人的神秘色彩。

如今明楼一来,那形象可不亮眼,和梁处交好,和汪处有一段过往,这茶余饭后的话题就绕不开明楼,与此同时大家纷纷好奇明楼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坊间传闻着各种,一个乡下来的农村人,开杂货店的摊贩,工厂的下岗职工……种种标签,总之和明楼的身份相差甚远,有些好事者,会嚼舌根的人得知汪曼春的心,溜须拍马的把她和明楼凑一对,很多话传出来变了样儿,反倒成了汪曼春心喜的局面。

梁仲春知道汪曼春是铁了心要破坏楼诚的婚姻,他当然不同意,从个人角度出发,如果汪曼春和明楼好上了,那外事局还有他梁仲春的立足之地吗?而且梁处虽然平时有点小花边,但他是一个家庭观念极重的人,外面彩旗飘飘,可家里红旗决不能倒,老婆和儿子他看得比自己更重要。而且话说回来,他和明诚是好兄弟,自然要帮着他抵御外敌。

梁仲春看到明楼有些怕,而且这个人他拿不准,但明诚这边他可要替他敲锣打鼓拉警铃,可不能让明楼被汪曼春给抢走了。

tbc


评论(46)

热度(547)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