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尼斯

常年研究如何穿越太平洋。微博:安安XXinUS,善良可爱美丽大方的粗糙女子,大写加粗的攻控!!!

[谭赵|凌李]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上


男朋友系列6《我和粽子有个约会》+7《婚4》2本套装链接

钥匙圈购买请戳👉  预售链接

前文总结:

1234567891011

[凌李]酸酸甜甜的初恋倒计时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上)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中)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中2)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下1)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下2)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下完)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还没完)

[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再来一发)

[谭赵|凌李] 霸道总裁一夜情转正 帅气院长独爱隔夜菜(上

[谭赵|凌李] 霸道总裁一夜情转正 帅气院长独爱隔夜菜(中)

[谭赵|凌李] 霸道总裁一夜情转正 帅气院长独爱隔夜菜(下)

[谭赵|凌李] 总裁求爱惨遭拒 小警察约会前遇险(上)

[谭赵|凌李] 总裁求爱惨遭拒 小警察约会前遇险(中)

[谭赵|凌李] 总裁求爱惨遭拒 小警察约会前遇险(下)


到了凌远家看到李熏然后赵启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飞扑过去又怕自己伤到李熏然赶紧刹住了车。

李熏然虽然躺在卧室但是精神不错,看到赵启平急得手足无措的样子还来不及嘲笑他,赵启平就急切的拉住他的手,开口第一句就问道[你是不是要跟我绝交了?]

[啊?]李熏然完全听不懂赵启平在说什么,一脸懵圈。

[天哪,老谭说你被那个变态洗脑忘记了最爱的人,你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赵启平!]

李熏然被赵启平的话说得一阵脸红,顾不得谭宗明还在门口便跳脚的吼了一下,而眼前的人则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说道[还好还好,你还记得我!]

[哼,我是急得你,你倒好,最后一个来看我!]李熏然扔给赵启平一个白眼,生气的说道。

[然然~……]赵启平马上露出了求饶求原谅的表情,讨好的拉住李熏然的手。

李熏然一副大爷样靠在床上,考虑道[哼……我在考虑要不要和你绝交~]

[然然~~~英勇的李警官,我跪下好不好?]赵启平说完就要抱住李熏然,可是突然想起门口还有个谭宗明,一回头,果然他还在,于是赵启平站起身转过身脸上马上切换到面无表情,走到门口把谭宗明往外推了一点,说道[我跟他有话说,你先去外面等会儿]

赵启平关上门回到床边,心疼的看着几天不见瘦了一大圈的李熏然,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气愤恨不得把那个谢晗碎尸万段,李熏然安慰的告诉他,谢晗已经死了,听到这个消息赵启平又觉得有些情理之中的意外。

赵启平拉着李熏然的手看到他的手背上还贴着因为扎针留下的胶带,手指不由的轻轻摩挲,他知道李熏然最怕打针了,好在这次有凌远在,说道凌远……

[你真的把他忘记了?]

[嗯!]

[哎……没想到你还真第一天约会就夜不归宿了!]

李熏然一脸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这是变相表白啊笨蛋!]

[啊?]李熏然仍旧一脸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现在带上了几分惊讶。

赵启平叹口气摇摇头,继续问道[那你是不是就准备抛下我一个人独守空房了?]

[什么意思啊?]

[哎……可怜我以后就是孤家寡人了!]

李熏然看着赵启平一脸失落的样子不由的看了看门外,问道[那他呢?你真不考虑?]

赵启平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岔开了话题,认真的说道[我不计较你为了凌远抛弃我,你也别生气我到现在才来看你,好不好?]

面对赵启平严肃认真的道歉,李熏然忍不住捏捏他的脸,[……你干嘛跟我那么见外啊?]

[好不好嘛然然~]

[你好好找个人在一起,保证不许再去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前任,我就原谅你!]

[我保证不找了!]赵启平说着轻轻抱住李熏然,然后哭唧唧的说[可惜我现在明白已经太晚了,你已经离我而去,回到家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赵启平虽然嘴巴上有点夸张,但是心里的确很难受,一面是自责自己现在才来到李熏然的身边,一面是想到自己从此以后回到家就是一个人了,心里不免凄凉。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凌远进门正好看到李熏然和赵启平抱在一起,赵启平回过头看向凌远,脸上还挂着泪痕,凌远走过来把药放在床边,对赵启平说[盯着他把药吃下去]然后便出去了。

赵启平擦擦眼泪,拿起药放在李熏然手里,然后起身给他倒水,[你重色轻友,找到男朋友就不要我了!]

[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我还感觉自己很吃亏呢……]

[怎么啦?]

李熏然低头看着手中小药丸儿,[本来以为能享受下什么是谈恋爱,可是现在呢,直接就住进人家里来了……总感觉奇奇怪怪的……]

[哎呀,你现在想那么多干嘛?!现在先把身体调理好了再说,这个有凌远在,保证你比以前还健康!]

赵启平拍着胸脯保证,李熏然见状把刚刚赵启平塞给他的药塞回赵启平的手里,说道[那太好了,是药三分毒,这药我就不吃了!]

[你又来了!不行,我还是去叫凌远来哄你!]

[哎别走啊你!你说你才来了几分钟就要走?!]李熏然换上了一副我要考虑和你绝交的表情,责怪道[你说你最后一个来看我也就算了,也不带束花买个水果什么,就这么空着两手,握着拳头就上门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找我打架的!]

[刚才你不是还说,叫我不要跟你那么见外吗?]

[刚才你还抱怨一个人独守空房,现在就迫不及待把我扔给凌远了?]

[行了行了,我输给你了]赵启平败下阵来,生病的人最大,他坐回床边,认栽道[你还真是从小到大一个样,让你吃个药比登天还难!]

[这样吧,你跟我说说你去北京的事儿,说完我就吃~]

[好吧~我那个牵牵小手的前男友他下个月要结婚了]

[哇!那么快?!]

[不过呢~他似乎并不是很想和那个东北大亨在一起]

[这年头还有政治婚姻啊?难不成他要嫁给座山雕啊?!]李熏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

赵启平敲敲李熏然因为生病而瘦得格外大的头,说道[……啧,我看你被催眠了之后想像力越来越丰富了嘛?]

[然后呢?]

[然后他计划着要我带着他逃婚……]

[…………]李熏然一听,他这才昏迷了几天,怎么感觉赵启平又可以出一本逃婚之路的小说了?!此刻李熏然的脑海中已经脑补了方孟韦拉着赵启平在前面跑,谭宗明和那个东北大亨跟在后面追的画面。

赵启平挥挥手打散了李熏然脑海中不切实际的遐想,[你在瞎脑补什么呢?!]

[你不会答应了吧?]

[我当然没答应啦!]

[那就好……]

[我发现你怎么那么帮着那个谭宗明啊?不会是凌远教你的吧?]

[你说什么呢?]李熏然给了赵启平一巴掌,[我看你的想像力才丰富呢!我都躺在床上那么多天了,哪儿有空想这些啊!再说了,我跟凌远哪有好到这个份上……]

[那你干嘛那么帮着他?]

[因为你喜欢咯……]

[我哪里喜欢了?]

[你就嘴硬吧你!]

[我打算跟凌远说,借调到外地去一段时间……]

[啊?!]

[这……为什么啊?]

[我想我需要一段过渡的时间适应一下……]

[适应什么啊?]

[适应一个人生活……]

[……怎么好像说得我搬走了你很失落一样的,你以前不是一直嫌弃我吗?]

[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明明是你很烦!做饭给你吃你还要挑食!]

[那你现在怎么不舍得了?]

[哼唔……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李熏然轻轻搂过赵启平,这个人明明很重很重感情,就是欠一张嘴,明明很喜欢人家,却要把人推得远远的,真是别扭啊……

[你真的要走啊?]

[嗯……不过得等你好了,我才放心,而且最近医院事情多,也没什么好的机会……过段时间吧……你呢?]

[我?]

[想好了?和凌远?]

[嗯……]


几天后,凌远把赵启平叫到办公室,把他推给了谭宗明的饭局,理由是他要回家照顾李熏然。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应酬]

赵启平问道,[你又不喜欢应酬吗?]

凌远意味深长的笑笑,没有回答。

赵启平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是最喜欢在饭局上看他们的“人生百态”吗?你的一大爱好不就是在饭局上骗投资骗资源吗?你除了口头上说不喜欢,什么时候不喜欢饭局了?!凌院长?!明明是只要有李熏然,你的所有爱好都变成了李熏然而已啊!!!

赵启平非常不情愿的赴约了……


李熏然在凌远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一天天好起来了,而那次和谭宗明的“饭局”之后赵启平则申请借调到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大城市去工作一段时间,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两个人,而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此处对应男朋友系列2[谭赵](应梗)婚前婚后(已完结)……



至此,时间一晃又是七年多过去了,经历了各种酸甜苦辣的两对小情侣再次回到现在……


赵启平面对李熏然说自己选了一圈最后还是栽在吊车尾的谭宗明手里,他竟然觉得这个“栽”字用得太贴切了!他就是栽在了谭宗明的手里,从一开始到现在!

而和凌远结婚多年的李熏然此刻开始面临令人头疼的家庭问题,事情起因要从他今天接到的两个电话开始说起。

电话AAA,这个代号在李熏然的电话里代表凌远的亲生父亲,政商两界通吃的大佬,许乐山,不过英雄早晚迟暮,人老就要退休,当年为了仕途而抛弃凌远母子的人又两次救了凌远性命的人,如今为了挽回当年的错误,也为了自己后继有人,现在一心想要追回这个自己唯一的儿子。

电话BBB,这个代号是李熏然的电话里代表凌远的养父,第一医院的前任院长,跟他爸爸李局长也是好朋友的已经退休的凌老院长,当年也是为了仕途接纳了凌远又抛弃了他,让年纪轻轻的凌远一个人被迫带着已经得了疯病得母亲远走他乡,如今凌远接手了医院之后这个院长却也做到了现在……

哎!!!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庭关系统统系数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写成书也得看个一天一夜,让李熏然不由的大叹一口气。

虽然他们两人过去纵有种种不是,好歹一个给了凌远生命,一个对凌远有养育之恩,现在早就过了耳顺之年的他们,眼看孙子都那么大了,自己奋斗了一生的事业想要有人继承,想要拉近和这个唯一的儿子之间的距离也是人之常情。

几年前,凌远和李熏然结婚的时候,在李熏然的要求下,凌远很勉强的点头同意了这两个人来参加婚礼,从此给这两个人开启了钻空子的大门。

这两个人打电话来的目的,没有其他,就是和他们家“联络感情”,AAA许乐山打电话来的目的是自己的六十五岁生辰。BBB凌老院长打电话来的目的是临近中秋,想要一家人一起吃个饭聚一聚,他已经邀请了李局长和李主席,就等李熏然凌远这边点头同意,顺便说一声,凌老院长因为和李局长是多年挚交现在又“亲上加亲”的关系,自认为与凌远的关系比起许乐山更亲近一点。

可是这两个人,凌远一个都不想跟他们有来往,于是他们就知道找到了李熏然这个突破口。小李警官,人好心软,面对两位“老年人”的要求,总是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拒绝,然后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你答应了?]凌远用质问的口气问道,眼睛也没抬,手上继续写着病历报告。

[嗯……]

李警官站在凌院长办公桌前像是个被训话的小医生,其实他心里也懊恼,明知道来跟凌远说对方肯定会生气,可是自己当时又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警察和医生因为职业的关系所以在心理上有着互相冲突的地方,又因为和生与死过近的距离让他们有着共通的地方。所以医生和警察更般配!这话是赵启平说的。

李熏然此刻深以为然,那两个不称职的父亲只要用苍老的声音以[我现在年纪大了……]为开头,后面的要求基本上李熏然都已经答应了。

柿子捡软的捏,有事打幺幺零。

凌远啪的一声放下笔,李熏然心里不由跳了一下,凌远翻开另一本病历开始写啊写,李熏然两步挪到凌远身边,碰碰他的手臂,[干嘛?你生气啦?]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凌远瞥了一眼旁边的李熏然,扔给他个白眼,一副我很忙的样子。

[没生气我就当你同意了哦,下周末,一天你爸生日,一天你爸家我们回家吃饭]李熏然特地强调了两个“你爸”,以此来提醒凌远,是你的老爸,不是我的!

说完李警官就飘走去凌远办公室旁边的书架上“看看”医学书籍,听到身后凌远放下笔的声音他马上转过头,看到凌远朝他招招手,马上小碎步屁颠儿屁颠儿的过去了。

凌远推开椅子拉过李熏然让他坐在自己大腿上,摸摸警裤包裹着的圆润翘臀,微笑着说[我不去,要去你带儿子去!]

[!!!]李熏然急着要站起身,却被凌远按回腿上,他用力在凌远肩膀上推了一下,急声说道[你不去我去干嘛?]

[你答应的你去,我又没答应我要去!]

[要去当然我们一家一起去啦!]

[谁叫你随便答应的!]

[那是你爸又不是我爸!]

[谁叫你爱管闲事的?跟你说了几次了,叫你别答应]凌远说着在李熏然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哪次听我的?]

[这……那你说他们打电话来我该怎么说!]

[你就不能说我要回去和凌远商量一下吗?]

[我说了!可是他说我同意你就同意了……]李熏然如实说道。

凌远白了一眼腿上的李熏然,李熏然讨好的环住凌远的脖颈,为难的说[不就吃个饭嘛……]

不就吃个饭,可是凌远就是不想去吃这个饭。

tbc27

1-7请戳这里👉  男朋友系列全套



评论(11)

热度(224)

©安格尼斯 | Powered by LOFTER